ESG,TO B 长期主义里的「新战役」

    2022-11-29 产业家 lv Created with Sketch.

 

 

作者 | 三七   编辑 | 皮爷


20世纪初期,伦敦得到一个延传至今的称号——“雾都”。 


那时,伦敦人常常使用煤作为家居燃料,产生大量烟雾。这些烟雾又和当地气候结合,造出“London Fog”(伦敦雾)。这些烟霞对人体伤害非常大,1952年12月,五天内,由于烟雾引发的环境问题致使当地4000人死亡。 


空气清洁、环境保护被拉上伦敦政策马车,1956年,英国政府推出《空气清净法案》,斗转星移,多年后的今天,伦敦的环境已是大有改善。 


不过,这也衍生出一项投资理念——“环保投资”。 


海外经济的快速发展下,环境灾难越发难以控制,环保投资成为基金会看重的事。20世纪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里约热内卢的地球峰会上成立金融倡议,希望金融机构能够把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纳入决策过程,发挥金融投资的可持续性。 


从历史进程来看,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会衍生出环境保护意识。犹记得在2000年后,我国北方雾霾日益严重,青山绿水、白云蓝天成为许多人憧憬的过去。我国把环境保护提上日程。二十年后,在碳中和及共同富裕指引下,我们也开启ESG治理的大基调。 


曾在2022冬奥会大放异彩的国民品牌安踏早在2015年,便已开始拥抱ESG。 


从那时起,安踏便开始量化温室气体排放,把不同温室气体对全球暖化影响程度逐一计算,还将此设定为碳管理基准。 


环境保护从国家方向标转移到企业内部,绿色、环保成为大企业的发展所关注的大问题。数据显示,在2015年,安踏年度用水量减少30万吨,用电量降低200万千瓦时,办公室用纸量减少超两吨。此后,更是每年主动发布ESG报告披露自身环境影响,环境治理成为安踏企业发展的不断施行的方向,融合到这家企业的战略、发展肌理中去。 


此外,互联网、能源、钢铁、矿产等国内大企业不断参与到ESG中。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在2021年,我国共有13家国产企业在本土发布ESG报告,其中能源和钢铁类分为3家,互联网则只有1家。 


我国是个中小企业体量颇大的汇聚地,大型企业不过泛泛。在进行ESG治理时,中小企业是否有参与的可行性?双碳下,我国各赛道企业该怎么做,从哪些方面入手? 


一 、ESG能为我们做什么? 


众所周知,ESG即环境、社会责任、公司治理三线合一。关注与企业环境社会治理而非财务绩效,是一种用来衡量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的评价体系,更多注重于企业社会责任。

 

从根本看,环境属于公共财产而非隶属个人。所以,尽管有许多拥有情怀的企业存在,但更多企业往往将经济增长作为发展重心,缺乏长期主义认知,认为ESG不过是噱头和标签。 


如今的硬科幻电影中,“赛博朋克”风备受人们喜爱。这种低端生活环境与高等科技相结合的风格被许多人所追捧。殊不知,这种风格已经成为未来社会发展的一种可能性。不断被崩坏的社会环境及社会结构和高速发展的科技便是当下的社会业态。 


ESG能带来的便是阻止这种极端环境的出现。而这种电影风格下,带给人的更该是警醒。 


在以往,企业盈利能力被排在第一位,以不损害环境和社会福祉为前提的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难以推展。不过现在,全球范围内的双碳减排、绿色环保已是逐步达成共识。2015年,在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通过《巴黎协定》,明确提出到本世纪末,“将全球平均温升控制在相对工业化前水平2摄氏度以内”。 


2020年,我国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也正式对外宣布把二氧化碳排放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口号。 


现在,我国碳减排已经形成完整政策框架,并预计需要实施比《巴黎协定》更为严格的减排路径。可见,我国经济已经逐渐进入全面向低碳化发展转型阶段。17年前,“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宣传语在国内不断传播,环保的种子已扎入这一代人的心中。 


大环境下,企业怎样践行社会责任,反转进程? 


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必要战役 


贝恩曾发布过一份《中国企业ESG战略与实践白皮书:放眼长远,激发价值》,通过数据对企业看待ESG的态度及未来发展难点进行了系统解读。 


其中,调研结果显示1/3企业由投资者关系(IR)、公关(PR)、企业政府关系(GR)等部门兼职负责ESG,2/3企业专门成立部门负责ESG相关工作。 


兼任的情况更多会出于不够重视,而专门部门则有可能出现部门孤立,融合度不够的情况。 无一例外的是,很多企业对ESG与业务间的关系和ESG在企业中的定位不甚清晰,导致业务战略与ESG战略出现矛盾。 


有企业表示,在推广ESG中,如何平衡财务指标和非财务指标是一个难点。 


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数字化转型问题还未解决,ESG转型便已提上日程,企业如何在业务、数字化、ESG中寻到平衡点格外重要。 


企业业务往往是环环相扣的,其中哪环断裂都会影响到公司发展,这一点从以往乐视发展进程已经可以窥见一二。从根本上来看,数字化转型与ESG转型都属于长期投入,需要企业投入研发成本。但当处在疫情大环境下业务本就受挫时进行投入更容易让企业钻“牛角尖”。 


不过,这些问题正在不断被优化。 


首先体现在企业认知。如今100%的企业都认同ESG能为企业可持续发展带来价值的理念,认为能为企业增长起到辅助作用。 


当ESG体系形成时,能够反哺业务能力,这主要体现在用户可接受程度上。 在消费升级下,用户环保意识及自我意识增强,企业文化及产品环保成为用户选择之一。 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产品更容易被用户喜爱,建立品牌形象,从而形成营销能力。 


ESG合规性是企业发展的支架,降低企业在环境、社会、治理层面风险,避免经营受到此类影响。 


低碳已是全球共识。欧盟即将在2023年开启试点碳边境调节税,对高碳产品进出口开征碳税。尽管是试点征收,但这或许将成为发展趋势,当各国进出口贸易中均加入“碳税”,企业盈利能力也会大打折扣。 


所以,转型已是迫在眉睫。 


双碳下中国企业该怎么做? 


以往,在我国ESG产业施行领域中,能源、矿产、制造是主力军,而如今这一现象出现松动。 


广义来说,我国产业总体分为一、二、三产业。第一产业为农林牧渔,第二产业主要指工业及建筑业,第三产业是前两项之外的服务业、金融、房地产等。 


由于ESG起步较晚,发展时间也较短,所以资产管理规模也较少。同时,ESG要素对于政府、企业、投资者、金融机构而言是可持续发展战略实施的重要指标,所以在早期参与企业中能源、矿产类等大型跨国企业发展较好。 


这一现状如今已然出现变化。 


在2021年发布的《中国ESG优秀企业500强》榜单中,阳光电源、金风科技、华润电力、华为、洛阳钼业、建设银行、隆基股份、招商银行、复星医药、比亚迪位列前十。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比亚迪两家企业跃入榜单。延伸思考中,能够看出ESG所涉及企业多样化增长。 


此外,据商道咨询数据显示,2011年来,A股上市公司ESG报告发布数量逐年增长呈明显上升趋势。截至2022年7月20日,共有1429家上市公司发布2021年ESG报告,较去年增长337家。 


认知先行下,企业入局ESG的动作也在更加活跃。作为一种可持续发展的高效管理工具,ESG管理中所包含的实质性议题也足以让企业完善组织、治理架构,细分可持续发展及业务间的关系。 


其中要具备两项能力,即对于客户需求及监管政策需求的嗅觉和识别新机会抓住新机遇的敏捷。 企业往往在初期布局未收获成效时退缩,所以在早先布局时确定好战略大致轮廓及业务协同能力则格外重要。 


与数字化转型相似,体量越大的企业转型难度便越大。而中小型企业及初创企业在调整时则显得不那么“匆忙”。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公司从初始阶段就植入ESG基因,使它逐渐变成显性基因。而长期坚持此类发展导向,对后续发展ESG战略,提升ESG管理能力也将成为一种积累和准备。 


    本文作者:产业家 责任编辑:又又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产业家
    产业家
    个人认证
    lv Created with Sketch.
  • 39篇

    文章总数

    12.31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