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问 SaaS 行业之变 | 访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牛透社”(ID:Neuters),作者 崔强。


封面图_公众号封面首图_2020-09-25-0 (1).png


『牛透说』SaaS 在国内真正出现,到现在不到二十年。企业办公的在线化遭遇事件性的推动,加速前进,这期间就有 2003 年的 SARS 和今年的新冠。


慢热的 SaaS 市场经历过热潮,也遭遇过寒冬。2018 年 4 月 18 日和 2019 年 1 月 15 日,有赞、微盟相继在香港主板上市,仿佛打开了 To B 企业上市的大门。之后,致远互联、WPS、UCloud、奇安信、寒武纪、声网、明源云等等,一大波上市公司诞生。到目前,正在排队上市的企业也不少,诸如品茗、青云等等。


一时间,仿佛所有人都感知到了在线化的状态。由此产生的“数字化”、“数字经济”也成了鲜明的产业标签。作为在 To B 领域的“老人”,崔牛会创始人崔强参加了嘉程资本组织的一场对话——创业流水席,在对话里他从以下几个问题谈到了他所观察到的行业变化,供大家参考。


1. 今年的疫情与形势给 SaaS 行业带来哪些影响?怎样看待未来趋势?


疫情过后,整个行业的加速将是一个必然过程。未来有三个趋势:


小厂商专注“抱团取暖”,他们没有安全感,希望和大厂走在一起,获得帮助和资源;

大厂商专注扩张,增加自己的竞争壁垒,通过收并购增加产品维度;

巨头(阿里、腾讯、华为等)专注布局生态,除华为以外,其他都是产品+投资+社群的方式。


从客户层面讲,疫情让很多企业察觉到死亡的味道,比如餐饮企业,他们会加强对数字化的认知,数字化能力越强转型也就越快。不好的企业会被淘汰,新兴的企业会带有原生的数字化思维,会加大行业市场份额。


崔老师1.jpg


这个市场在变大,比较好的厂商一定会活下来,走出一些领域或行业中的独角兽。中后期投资人开始进入 To B 市场,他们认为中国的企业服务会浮现出一批优秀的企业。在 2014-2015 年,很多投资机构看不太清楚这个行业,因为 To B 是一个慢市场,它有自己的成长逻辑,从产品-组织能力-渠道-营销-售前-售后-续费等,整个链条需要 3-5 年。


2. 今年 SaaS 服务的通用领域、垂直领域有哪些需求变化?


国内的企业服务是一个慢市场,不会突然爆发,之前市场比较“浮躁”。通用领域是大厂的机会,垂直领域会出现很多小巨头,疫情之下爆发了几个行业:医疗行业、地产行业、在线培训教育(小鹅通等工具类企业)、远程会议工具(Zoom、腾讯会议、钉钉会议)。


需求变化方面,近 10 年的 SaaS 创业者基本都是从单点切入,然后逐渐拓展。大家一直在讨论做单点还是 all in one 的产品,从客户角度来说他们更喜欢全面的服务。


3. 如何看待中国的 SaaS 化进程?


从两个方面来看,一看我们经历了什么,二看我们正在发生什么。SaaS 这个概念和形态在国外很早就出现了,国内第一波 SaaS 出现在 2004 年左右,非典时期之后中国电商开始崛起;2005 年出现 XTools、八百客,是中国最早的软件租赁 SaaS 企业,后来有了美髯公、今目标等。


2008 年有些 SaaS 企业很难支持下去,中国 SaaS 经历第一次失败,主要原因在于网络环境、移动终端和 IaaS 的不普及和不成熟。后来随着这三方面的成熟与普及,中国第二波 SaaS 创业者经历了3年时间,逐渐被资本认可。


崔老师2.jpg


现在正在发生什么呢?2003 年非典的出现教育了市场,让大家的购买习惯发生变化,导致电商崛起。目前来看,在线化一定会加速,不论是疫情还是外部压力的原因,企业的数字化进程将会被改变,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跟上时代。


4. 在中国市场,SaaS 成功的关键是什么?什么样的产品与商业模式有壁垒?


我认为有三个关键词:产品客户组织能力


首先,产品是根本,需要创业者高度投入,没有一个好的产品就没有未来;其次,还要懂客户;最后组织能力要强,需要快速匹配企业的发展速度,比如产品研发、电销售卖、渠道建设、客户成功等。


中国不缺商业模式,大家的需求一直都在,生意本来存在,只不过是通过在线的方式优化了效率,比如滴滴打车。


    本文作者:崔强 责任编辑:张珊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崔强
    企业认证
    企业认证
  • 139篇

    文章总数

    140.89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