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端苦哈哈,招聘玩家的日子还能过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牛透社”(ID:Neuters),作者 老周。


前浪.png

“在线招聘的客单价过去二十几年都很低,公司几千块买个套餐就可以搞定全年的招聘。但是一个公司的绿化、饮用水这些行政开支,每年都有几万,我觉得对比起来也是对人才的侮辱。” 

CEO 甄荣辉的港味普通话让人印象深刻,很显然,他对某些企业在人才招聘方面的投入力度是不满的。

实际上,当下的雇主也在艰难度日,这种艰难传导至求职侧,2020届毕业生还没踏出大学校门,就提前尝到了“混社会”的艰难。 

6月初,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发了一则《致校友倡议书》,文中提到,截至2020年5月25日,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就业率为35.17%,其中签约率仅为14.48%,研究生就业率为48.53%。学院希望发挥广大校友优势,为毕业生提供更多就业资源。

华南理工可是一所位于广州市的全国重点大学,同时也是“985”、“211”和“双一流”高校,况且广州也是新闻业的高地,“大户人家的闺女”尚且嫁不出去,其他普通高校的困境可想而知。

的确,华南理工并非唯一一家向自家校友发出“就业SOS”的高校,重庆工商大学、华东政法大学、西安理工大学等也纷纷向校友求助。

HR SaaS 服务商北森发布的《2019-2020中国企业校园招聘趋势报告》(“北森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整体招聘需求收缩明显,疫情之下劳动力市场短期内供需失衡,人力成本制约各行业企业生存。

北森对企业 HR 调研数据显示,85.7 % 的受访企业今年校招规模有不同程度的缩减。其中,缩减规模在 10% 以下的企业占 15.9 %;缩减规模在 10 % ~ 30 %的企业占 28.2 %;缩减规模在50%以上的企业占比为 13.6 %。据财新网报道,北京商务写字楼空置率达到十年来高点,租金连续六季度下滑。

同时,教育部也出台了相关举措,对“自主创业”和“自由职业”方面的统计指标有所更新,开设网店被纳入自主创业的范围,互联网营销工作者、公众号博主、电子竞技工作者则成为了自由职业的新选项。

在这样严峻的大环境下,连接企业和求职者的招聘平台能否独善其身?从过去到现在,招聘平台是怎样演变的?招聘平台竞争格局是怎样的?这些都值得我们思考。

招聘这件事,古已有之,只是方式在不断迭代。 

古人求才之道

招聘作为选拔官吏和征求人才的方式,在我国古已有之。《孟子》记载,商汤曾五次派人“以币聘”伊尹辅治国政。在周朝,人才招聘开始制度化,规定每年三月都要“聘名士,礼贤者”。我国古代的招聘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筑招贤台

 公元前311年,燕昭王即位,他消除内乱之后,决心招纳天下有才能的人,振兴燕国,夺回失去的土地。在郭隗的协助下,燕昭王于易水旁修筑黄金台,广招天下人才,乐毅、邹衍、剧辛等前来投奔,燕国日益强盛。

三国时期,诸葛亮也曾“筑高台于成都之前,以延四方之士” 。 

中国古代.png

颁招贤令

 汉高祖曾颁招贤令:有名声不错、品德优良的人,先在州郡举孝廉,官府对其事迹品性进行核定后,此人才能进入朝廷任职。汉武帝即位之初,也下诏招聘人才,当时,“应聘者达上千人”。

魏武帝曹操在乱世之秋,唯才是举,发布三道求“贤”令,选“材”标准非常极端:“今天下得无盗嫂受金,未遇无知者乎?” ,“进取之士,未必能有行”, “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只讲才不讲德的求“贤”标准贻害千年。 

举荐

 春秋时,施伯向鲁庄公推荐曹刿,长勺一战打败齐军。明初,德高望重的元老重臣杨士奇,一生以荐贤为己任。 

实地查访

 刘玄德“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 

隋朝以后,科举成为主要选官办法,招聘制度渐趋衰微,不过举贤仍然是一种重要的补充。实际上,在民国时期,北大的一些老师也都是推荐而来,不少被传为佳话。

而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的人才招聘与选拔经历了一系列变革,从计划体制逐步向市场体制过渡。

新中国的人才求索

新中国的人才选拔与招聘,基本与经济制度的变革同步,大致可以分为5个阶段: 

第一阶段(1949-1977):“统包统配”

 新中国建立之初,分散的劳动力不利于建设国民经济,1955年5月,劳动部规定劳动力统一招收调配的原则和方法,统包就业、统一招收、统一调配。 

这一时期,企业招工人和技校学生,需统一经过劳动部门进行招聘,机关、事业单位招人需在劳动部门备案。 

第二阶段(1978-1991):“三结合”

1978年,我国实行改革开放,同时也在探索人事制度改革,扩大企业对职工和管理人员的用人权。1980年,中央提出劳动部门介绍就业、志愿组织起来就业和自谋职业“三结合”的就业制度。

1985年,人才招聘制度继续变革,《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规定了新的就业分配办法,将本人选报志愿、学校推荐相结合,用人单位“择优录用”,这为过渡到自主就业奠定了基础。

1986年,国务院出台劳动制度的四个规定,要求企业先培训后就业,面向社会公开招收,全面考核,择优录用。 

九十年代初,企业用人自主权不断扩大,但国企的用人机制仍处于半封闭状态,尚未完全走向市场(约六成的人员招聘仍依赖行政权力)。 

第三阶段(1992-2001):“自主择业”

 1992年10月,十四大报告明确了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和国企改革的方向,“企业人力资源改革的市场化”这一方向也开始明确。

1994年11月,国家取消了企业管理人员的国家干部身份,不同所有制职工之间的身份界限得以打破,建立了企业与职工双向选择的就业制度。

这个时期,企业在人才招聘上越发主动,通过人才交流会、校园招聘、招聘广告等形式招聘人才。 

此时,人才选拔标准上也更加注重综合素质。

工人.png

第四阶段(2002-2012):“双向选择”

 在市场经济实现成功转型的背景下,劳动力市场继续发育,外资企业、民营企业、私营企业迅速增多,与之相伴随的是,HR 管理也出现多元化格局。

这个时期: 

1) 企业招聘选拔手段和方法,侧重结构化面试、背景调查等专业测评手段。

2) 出现了专业的人才测评和服务机构——招聘外包——在外资和跨国企业中流行。

3)网络招聘流行起来,2009年网络招聘仅次于猎头招聘,占招聘市场份额的33%。 

第五阶段(2013至今):“多维度匹配”

最近几年来,企业对人员的要求越来越高,考察的侧重点也发生了变化:更加注重人与团队的配合,更加注重人与组织的匹配,仅具备岗位所需的技能并不能满足企业对人才的要求。

在招聘与选拔方法上更加专业,行为测试、心理测试、分析能力、沟通能力等综合素质测评经常应用在招聘中。

这个阶段,招聘的外包和整个招聘过程的线上化趋势也更加明显。 

与时俱进:网络招聘平台的演变

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网络招聘成为企业引进人才的重要渠道。网络招聘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崛起,但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和竞争的加剧,很多平台像烟花绽放后的天空一样慢慢沉寂。 

01 网络招聘平台生态图谱

 从招聘模式上看,目前招聘平台主要分成4种类型:综合招聘模式、垂直招聘模式、分类信息招聘模式和社交招聘模式,它们构成了招聘平台的生态图谱。

网络招聘平台的生态图谱.jpg不同的招聘模式各有利弊,无论是综合型平台还是分类信息平台,没有一个平台能靠一己之力吞下整个市场。 

1. 综合招聘模式

该模式总体偏向综合招聘,面向的行业没有细分,人群较分散,多以白领为主,代表平台有中华英才网、前程无忧、、Boss 直聘等。 

2. 垂直招聘模式

各招聘平台在不同的垂直领域提供人才招聘服务,该模式下又可以细分为四种类型,即垂直行业(拉勾、建筑英才网、丁香人才等),垂直人群(应届生求职网、猎聘、留学人才网等),垂直地域(汇博网、河南人才热线、首都人才网等),垂直岗位(兼职猫、店长直聘、斗米兼职等)。 

3. 分类信息招聘模式

分类信息招聘平台一般围绕与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领域,提供海量的分类信息。如58同城、赶集网、百姓网等。分类信息平台内容多而杂,什么都做,什么都没有做精。 

4. 社交招聘模式

社交招聘,即在社交网络开展招聘行为的实施,以较低的支出、快速的反应能力、高度的灵活性,缩减了招聘时间,提升了候选人简历真实性,激活被动求职者,有一定的优势。这类平台有领英、若邻网、大街网等。

实际上,所有的招聘平台都是时代的平台,不同的时代诞生不同的招聘模式,跟不上时代的平台也终将被时代抛弃。 

02 三次浪潮下的网络招聘平台

网络招聘平台诞生于网络,承载于网络,它一路伴着互联网的浪潮向前奔跑。中国互联网从1994年正式接入国际网络,从此时算起,中国互联网经历了三次大的浪潮,不同浪潮下诞生的网络招聘平台,也呈现出不同的特质。 

第一次互联网浪潮:从四大门户到搜索引擎 (1994年-2000年)

第一次互联网浪潮是四大门户网站的天下,在百度成立后才逐渐向搜索引擎时代过渡。传统三大招聘网站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和中华英才网,均创立于九十年代中后期,几乎与互联网巨头同时起步。

浪潮1水印.jpg

智联招聘的前身是成立于1994年的英国猎头公司 Alliance,这家猎头公司有一定的名气,国内老一辈的大型企业高管当时都希望能被 Alliance 猎中。智联招聘成立初期,其业务除了网络招聘、猎头服务之外,甚至还有报纸招聘业务。

的起家与智联招聘类似,其创始人张杰贤于1995年6月创办猎头公司,主要为在中国 IT 行业的跨国企业提供高级人才猎寻服务。1997年8月,张杰贤在猎头服务的基础上创办了全国性专业招聘网站——中华英才网(ChinaHR)。该项目的初始投资者是徐新。

1999年底,中华英才网获得海外风险资本投资。2000年,公司完成了从传统猎头公司向“基于网络技术平台,提供全方位人力资源服务的专业公司”的转型。

同样是在1999年,贝恩中国分公司前总裁、来自香港的甄荣辉创立了前程无忧。虽然该公司起步比智联和中华英才晚,但奔跑的速度却很快。

2000年,互联网巨头百度成立的这一年,智联招聘拿到了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融资。兰馨亚洲是智联招聘前两轮的主投资方。 

第二次互联网浪潮:搜索引擎到社交化网络(2001年-2008年)

从2001年到2008年,门户进入2.0时代,以百度为代表的搜索引擎公司站在互联网的“C位”,同时,博客兴起,中国网民首次超过了美国。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和日益普及,更多的人开始通过网络获取信息,网络招聘逐渐被雇主和求职者接受

这一阶段,网络招聘市场的竞争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该赛道增加不少新玩家,一些猎头类服务平台和信息分类招聘平台出现在互联网赛场上;其次,前程无忧上市、中华英才网“卖身”,都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浪潮2水印.jpg

2002年,领英成立,这个辐射全球的职场社交平台对中国的影响也不小,而且随着国内社交化网络的发展,国内也涌现出若邻网(2004年)、大街网(2008年)这样的社交招聘平台,不过多年来也没做出多大的水花。

2004年是综合招聘领域的“大年”,后来者前程无忧率先在纳斯达克上市,募集资金 7350 万美元。前程无忧的“友商”们也不甘落后:智联宣布完成 200 万美元 B 轮融资;中华英才网也拿到了今日资本的融资,为了给新 CEO 更多权力,创始人张杰贤辞去了管理层职务。创始人的隐退对中华英才网影响深远,很难说中华英才的多舛命途与此无关。

2005年也有不少大事件,综合招聘领域,智联继续加码融资,C轮从君联资本和智基创投融了 770 万美元。而中华英才在创始人隐退之后,又投入了美国招聘网站巨头 Monster 的怀抱,Monster 以 5000 万美元拿下了中华英才网40%的股权。

2005年更是分类信息招聘网站的“厮杀年“。年初,eBay 的猎头找到王建硕,邀请他加盟 eBay 并带队「客齐集」。此后三年里,由于 eBay 在中国水土不服,且整个分类信息行业属于初创期,「客齐集」发展缓慢。(“客齐集”是一个早期的分类信息网站)

杨浩涌凭借借来的10万美元创办了赶集网,2005年3月,赶集网正式上线,同时,王建硕也创办了百姓网;到4月份,全国分类信息的网站有200多家;6月份的时候逼近2000家,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也纷纷加入进来。技术出身的姚劲波也看好“本地生活信息第一入口”的市场空间,于同年12月创立了58同城,从此,姚劲波与杨浩涌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相爱相杀。

2008年是网络招聘平台的动荡年份,这一年发生了两起收购事件:

6月,「客齐集」中国创始团队和硅谷风险投资金沙江先后接盘 eBay 所持有的大部分股份,股份交易结束后,客齐集更名为“百姓网”,成为一家本土的创业公司。

10月,Monster 再次投入 1.74 亿美元收购中华英才网剩余 55% 的股份(多次注资后占股45%),中华英才网成为 Monster 全资子公司,Monster共投资 2.43 亿美元。

随着中华英才网第一次资本大换血,公司大量高管、员工离职。这家元老级的网络招聘平台,在不同的卖家和买家之间多次转手,品牌价值不断缩水。 

第三次互联网浪潮: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2009年-2019年)

从2009年到2019年的十多年间,互联网应用从 PC 端逐渐向移动端转移。手机网民超过了PC,形成了第三次互联网浪潮。此间,微信、今日头条、微博、共享出行等产品横空出世,自媒体如火如荼,在移动互联网大潮的影响下,人们的生活被前所未有地深刻改变。

网络招聘行业也打上了新时代的烙印,“前浪”玩家在上一时代还能够叱咤风云,在新时期却被“后浪”无情拍打,经历着进化的阵痛。

浪潮3-水印.jpg

综合招聘领域,2014年,Boss 直聘横空出世,它是一款 BOSS(老板) 与求职者直接开聊的招聘工具,通过“去除中间环节”、“简历+行为数据匹配”等方式提升招聘和找工作效率。截至 2019 年年底,Boss 直聘已经完成五轮融资,总计融资达数亿美元,资方不乏腾讯、顺为资本这样的知名投资机构。

中华英才网被美国招聘巨头 Monster 收购之后,又经历了两次转手,分别于2013年被爱尔兰尚龙集团收购90%的股份,并与“我的工作网(My Job)合并;两年后(2015年),中华英才网又被转手给58同城,后者看上中华英才网在招聘领域“多年的沉淀”。实际上,中华英才网被58同城收购之后,并无多大起色,今天很少有人想起这个曾与前程无忧、智联招聘三分天下的网站。

智联招聘多年来一直保持稳定的融资节奏,终于在2014年成功赴美上市。然,这些年因为在业务模式和产品形态上步伐相对缓慢,其他平台迅速崛起,智联招聘面临着转型挑战,其股价始终在11美元到19美元之间徘徊。三年后,智联招聘三次更换买方团,从纽交所退市,实现了私有化。

招聘玩家里的三大“前浪”在新时代里有些无所适从,都在寻找出路 

2017年9月,前程无忧以1.2亿美元战略投资了,持有 60% 的股权,成为拉勾网最大的股东,拉勾网的垂直优势对前程无忧是一个有益的补充。智联招聘也投资了Jobs BD、51社保、脉脉、猿圈等相关企业,完善其人力资源服务链条。

分类信息招聘领域也是动作频频。2013年10月,58同城赴美上市,两年后,将赶集网收购,姚劲波与杨浩涌的十年争斗宣告结束。2016年,百姓网挂牌新三板,成为分类信息招聘国内上市第一股。

垂直招聘领域,猎聘网也于2018年6月在港交所上市。拉勾网陷入裁员风波,前 CEO 马德龙出走。 

03 当下的竞争格局

 网络招聘平台早已过了当年的高光时刻,市场规模仍在增长,但速度已经放缓。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招聘行业市场规模达到 107 亿元,增速 17.32%,相比 2017 年(45.3%)和 2018 年(31%),增速大减。

招聘市场规模.jpg

该行业营收规模增长的原因,除了线上招聘业务之外,招聘平台还开拓了校园招聘服务、会员服务、知识付费服务等,通过产品、技术进一步扩展人力资源生态系统。
网络招聘平台的本质是雇主与求职者之间的桥梁,其大部分收入仍来自于 B 端,因此,网络招聘平台与企业是同呼吸、共命运的关系。如开篇所述,经济不景气,企业生存艰难,自然也收缩了招聘的需求。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招聘行业雇主数量为 486.6 万家,比 2017 年(509.1万家)少了 22.5 万家,比 2018 年(526.7 万家)少了 40 万家

招聘雇主数量.jpg

实际上,近年来网络招聘投资数量也不多:2019 年仅 5 起,投资金额共计 8.83 亿元。市场的头部集聚效应也很明显,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19 年网络招聘市场前程无忧市场占比为37.4%,猎聘占比为 14.1%,二者占比合起来超过了 50%。

在数字化变革的趋势下,企业人才需求和个人职业方向都发生了深刻变化,网络招聘平台也相应调整自我发展方向,这种转型在艰难地进行。

智联招聘CEO郭盛坦承,智联现在还不是一家技术型企业,只是社会企业,未来要加快向技术驱动转型,最终成为一家技术公司。而在总结2019年的策略时,他认为公司应该在技术方面做更多投入,经济下行,市场需求不强烈,扩张应该更谨慎一些。股东对智联的要求是,“外面变化越大,越要回到家里面练内功”,因为企业此时做逆势扩张会“死得比较惨”。

前程无忧的前程也着实令人担忧。

最近三年,前程无忧的独立雇主数量在大幅下滑,2017 年-2019 年,规模分别为 51.9 万人、48.5 万人和 42.2 万人,2019 年比 2017 年减少 10 万人,疫情期间雇主数量的变化尚不清楚。

而且与雇主数量减少相伴随的是营收增速的大幅下滑。按季度算,前程无忧 2018 年和 2019 年八个季度中,最高增速是 2018 年 Q2 的 34.6%,2019 年 Q4 已经下滑到 1.3%,增速几近停滞。

迫不得已之下,前程无忧开始战略收缩。2020 年 4 月,前程无忧石家庄、乌鲁木齐、厦门、兰州、厦门、佛山、贵阳、南通、常州、昆山、海宁、海口 11 个城市办事处收到分公司人事通知,“月底立即关闭办事处,所有员工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

前程无忧 CEO 甄荣辉谈到当下大环境时表示:“企业管理好像是在赛道上,有直道、快速弯和翻角弯。直道是经济很好的时候,谁都可以做得好;现在的环境处于翻角弯,提速反而会跑出赛道。现在拼得是调整,把弯拐好,把车头尽快对准出发点,到直道时就能更快给油。”

前程无忧的在线招聘业务去年一个季度成交的客户数量超过30万,而人力资源服务包括人事外包、培训等,这些业务客户数不到在线招聘业务的10%。未来前程无忧将把人力资源服务作为发展的重点。 

58同城也在努力转型。

通过大规模并购,58同城迅速扩张为互联网分类信息赛道里的龙头老大。但其营收增速连年降低,从 2015 年的 169.8%一路跌至去年的 18.6%。

2020 年 1 月 15 日,58同城公布了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正式从流量收入为主的时代,迈进服务收入为主的时代。58同城宣称以技术提升服务质量,比如推出了视频面试、VR 企业等系列智能化招聘工具。

此外,为了应对挑战,58同城一直在推进私有化,这是一场事关未来兴亡的豪赌。

垂直招聘网站猎聘也并不如意。

截至 2020 年 7 月 17 日收盘,猎聘总市值约 84 亿港元,与其上市时的总市值(161 亿港元)相比,缩水近半。 

结语

从筑“黄金台“到发“求贤令“,从报纸招聘到网络招聘,招聘平台的演变与技术的发展如影随形。

无论招聘玩家采用什么打法,平台的主要收入依然来自B端,这就决定了平台的命运与企业客户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在经济的大潮里,招聘玩家们的兴衰沉浮也成为映照经济环境的一面镜子。

当然,所有的企业都是时代的企业,所有的招聘平台也都是时代的平台,故步自封、不能与时俱进的平台终将被时代抛弃,所有不变革的“前浪”都会被潮水无情地拍在沙滩上。

    本文作者:老周 责任编辑:编辑张珊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周效敬
    企业认证
    企业认证
  • 23篇

    文章总数

    5.27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