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桔网金融折戟始末

    2021-04-19 周晓莉 lv Created with Sketch.

用 To C 模式“玩砸了”的 To B 企业,汇桔网金融折戟始末。

 

2021 年 2 月 23 日,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有关于对汇桔网(主体广州博鳌纵横公司)的通知书,申请人以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为由,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广州博鳌纵横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截屏2021-04-18 下午3.49.28 (1).png

 


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关于广州博鳌纵横公司破产清算的通知书

 

并非突然,早有端倪。

 

去年,在“焦点与民声网”公众号上出现了一篇叫做《汇桔网的“人血馒头”!》的文章引爆全网。作者详细地叙述了汇桔网昆明公司(昆明博鳌纵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与其合作时的种种套路和推诿扯皮。

 

这篇文章的作者提到这样一个细节,签下为期两年的服务期合同后,汇桔网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帮忙申报过一个项目资金超两万元的扶持项目,与当初汇桔网所承诺下的可申报 800 到 1600 万的项目资金简直是天方夜谭。作者认为汇桔网在用虚假承诺来骗取签署合作协议以此收取高昂的服务费用。

 

在知乎、微博、脉脉、贴吧、黑猫投诉等平台,遭遇汇桔网被骗的企业和个人不在少数。

 

很快,疑似写“人血馒头”的作者又继续发文《写给汇桔网董事长谢旭辉的一篇维权檄文:求求你,别吃人血馒头!》其中不乏更犀利的用词,包括:

 

“尊敬的谢旭辉董事长,首先恭喜你,你创立的汇桔网继 2019 胡润全球独角兽榜、2019 全球独角兽企业 500 强之后,又斩获《2020 中国独角兽榜单 TOP 100》百亿独角兽这一殊荣。但不知道,当你红光满面的在聚光灯下领取这一殊荣的时候,你是否会想起,如我一样被你们汇桔网骗得“冰火九重天”,快要活不下去了的上千受害者们的生活?我们不是你“同桌的你”,而是你“被骗的你……”

 

兴许是汇桔网的负面消息如潮水般接踵而至,去年 9 月 29 日,汇桔网创始人谢旭辉洋洋洒洒写下万字长文,文章名为《汇桔的心路与求索——给知商客户与所有关心支持汇桔的社会各界一封告白书》,谢旭辉在文中写道:

 

“为了让公司度过危局,我变卖与抵押了所有房产和其他财产,包括我在汇桔的股份,所有筹到的钱全部借给了公司用于日常经营。汇桔目前账上是真没有钱,现金流极度紧张,而不是大家认为的我们有钱故意拖欠不支付工资。”

 

但他并未提出拖欠员工薪资以及供应商款项的具体解决方案,只说到在 9 月底,在严格控制各项支出下,汇桔基本上可以实现当月收支平衡,正常营收能基本上覆盖当月支出,不再处于失血状态。

 

这封“告白书”似在回应引发行业轰动的《汇桔网的“人血馒头”!》。

 

讽刺的是,谢旭辉 2020 年 2 月 17 日还在黑马大学进行直播课分享,当时完全是另一个版本,其中提到去年汇桔网交易额大概 400 亿,合同营收 30 亿,俨然一个信心十足的互联网明星企业。只是从年初高调分享成功经验,到发长文称“账上没钱”,二者仅相隔 7 个多月。


image (4).png

 

谢旭辉发长文称汇桔网账上已没钱,而 7 个月前还在黑马大学直播课进行企业成功分享

 

到底是知识产权与企业服务科创平台,还是裹着知识产权与企业服务科创平台这层皮的 P2P 公司?


01 资金链断裂,汇桔网深陷法律纠纷


汇桔网的公司主体为广州博鳌纵横公司(以下简称“博鳌公司”),根据天眼查显示,广州博鳌纵横公司目前有开庭公告 591 件、法律诉讼 617 件、限制消费令 481 件。涉及的开庭公告和法律诉讼中,除了拖欠工资等劳动争议以外,一半以上为合同纠纷。

 

汇桔网提供了一种名叫“科技宝”的服务,当企业与汇桔网签订合同并购买专利和服务后,汇桔网承诺辅导企业申报数百万的政府补贴。合同约定若申报项目全部未申报成功,无条件退还全额费用。而当未申报成功企业申请退款时,博鳌公司又称资金紧张,只能分期返还,迟迟不愿退款,类似合同纠纷企业将博鳌公司告到法庭的案例比比皆是。

 

此外,知商金融是博鳌公司的关联公司(广州知商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名下的一款 P2P 网贷产品。在 2018-2019年 的 P2P 暴雷浪潮中,知商金融也未能幸免。知商金融官网公布的财务报告只更新到 2017 年,而 2017 年就已亏损 1338 万元。

 

早在 2018 年 9 月,就有用户在“知商金融”的百度贴吧中求助,称自己申请资金退出后一直显示资金冻结。而 2020 年,知商金融更是因资金困难,发布公告“汇桔集团客户退款解决方案”,希望用户签订分期退款的协议。

 

2020 年 9 月 30 日,就在谢旭辉发布《告白书》的第二天,广州市公安局黄浦区分局对博鳌公司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启动了立案侦查。


在此之后,针对博鳌公司涉嫌吸收公众存款的合同纠纷案件,法院方给出的判决均是:因博鳌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应当驳回当事人的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当事人可待公安机关侦查处理完毕后,再另行主张民事权利。

 

目前,博鳌公司被执行总金额累计已超过 7000 万元。而等到刑事侦查完毕,博鳌公司是否有足够资金执行这 7000 万元都是未知数,更不用说其他尚未起诉的资金纠纷。

 

事实上,2019 年中旬就有汇桔网的员工通过脉脉发帖称,广州总部已经几个月没能正常发放工资,每次上面给出的理由,要么是银行系统维护,要么是中间假期顺延,经常会拖到月初再发上上个月的工资。


image (5).png

 


早在2019年脉脉上就有汇桔网的员工发布被汇桔网拖欠工资的帖子

 

02 靠C端圈地的商业模式在B端行不通


2013 年,“博鳌亚洲论坛”召开,那次会议着重强调了知识产权对于中国经济关键转型期的重要性。当时,谢旭辉作为知识产权界代表参会。会议之后,便响应潮头创立了服务于中小微企业的知识产权交易与运营平台——汇桔网。

 

汇桔网最初是提供商标注册和专利代理服务,谢旭辉在 2014 年提出了“知商”概念,致力于实现知识产权的商品化、产业化、金融化与生活化。在汇桔网之前,谢旭辉已经在知识产权这个行业积累多年,但始终不温不火。

 

直到 2014 年,迎来互联网 P2P 的春天,根据第三方机构网贷之家的统计,行业整体交易规模突破 2500 亿元,比 2013 年上涨接近 140%。当时业内人士认为,P2P 网贷的投资热度不断攀升,在于部分资金回流,同时有利好政策利好,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P2P 理财方式。

 

如果说 2014 年是 P2P 的春天,那么,2018 年就是 P2P 的梦魇,P2P 开始频现暴雷,据中国基金报消息,2018年光上海地区 P2P 违约规模就已超 2000 亿。紧接着,各地相继出台政策,或下令整治、或立案侦查、或市场出清。

 

直到 2020 年 11 月 27 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在财经年会上表示,全国实际运营的 P2P 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 5000 家逐渐压降,到 2020 年 11 月中旬完全归零。

 

汇桔网公司的命脉可以说跟着 P2P 的高光和衰败同时进行,尽管汇桔网依旧打着知识产权和企业服务的定位,但谢旭辉基本质押了全部股份用于融资(具体为 2020 年 6 月向中国建设银行出质股权 7869.5 万元;2020 年 7 月向昌都市高腾企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出质股权 7842 万元)。


在此前一些媒体报道中,均有汇桔获得创业黑马领投的 13 亿融资的描述,但后来创业黑马在答记者问时称仅仅投资了 1000 万。在融资数额上,难以对账,也就不难看出汇桔网早已不是纯粹做知产的公司。


本质上汇桔网此前的业务是一家做 To B 的企业,但它的商业模式和打法却与 B 端大相径庭。

 

To B 企业很少会请明星代言人,汇桔网当年以孙楠做代言人的广告铺天盖地,无论是电梯楼宇还是地铁公交,都伴随着那句:找知识产权与企业服务,上汇桔网。


image (6).png


2018 年孙楠成为汇桔网首位明星代言人

 

知识产权涉及的基础服务通常包含商标注册买卖、专利注册买卖、高新认定、专利保护和诉讼、版权出版等。但因为门槛不高,入局容易,厂商通过压低价格而破坏行业规则,陷入市场标准混乱。

 

企业服务汇曾对汇桔网及其竞品做过商标注册服务费用对比,总的来说,除了加急注册服务收费之外,汇桔网的其他收费普遍偏低。做业务没有利润,而汇桔网在 2019 年宣称交易额超 400 亿,如果仅仅是商标注册业务,吊诡异常。


image (7).png

 


汇桔网与其竞品的商标注册费用对比(图源:企业服务汇)

 

汇桔网在之前的发展中,过于倚重线上营销以及地推团队,通过走“线上产品标准化+线下 BD 快速拓展市场”的模式,实现跑马圈地,想以此来实现“阿里铁军”那套模式,包括美团、滴滴在崛起的过程中也曾沿袭这套打法。但问题出在,那套打法更适用于 2C 互联网领域,在 2B 互联网领域,从产品到销售到售前到实施再到服务是一整个长链条,也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决策时间。

 

现在市面上的知识产权公司大多是 10 几个人占据行业的 90%。以上海最大的代理记账公司来说,只占上海的 3%。这个行业并非是来钱快的暴利行业,相当多一部分还做外包业务,To B 的市场规模不大,意味着没有更多的用户需求。

 

以商标为例,比如一家企业购买商标后,意味着几年之内甚至更长时间段很难再有购买需求。而在中国对于一个良性发展的 SaaS 企业来讲,不超过 80% 的续约率本身就不是一个好的 SaaS 产品。

 

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美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到 7 年,大企业平均寿命不足 40 年。而中国,普遍来看,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 2.5 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 7-8 年。这个数据意味着不仅企业的生命周期短,能做强做大的企业更是廖廖无几。

 

据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汇桔网共有开庭公告 591 起,最多的 3 个案由分别是服务合同纠纷 394 起,合同纠纷 84 起,劳动争议 48 起。在服务合同纠纷上,汇桔网“月月上榜”。


03 欲拿知识产权嫁接金融,折戟沉沙


汇桔网官网宣称,作为知识产权与科创服务的“独角兽”,汇桔网自 2013 年 7 月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知识产权的商品化、产业化、金融化和生活化变革,为企业提供知识产权与成果转化服务。此次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是汇桔多年在知识产权与科技成果转化、科技创新方面不断累积的成果。未来,汇桔将会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促进中国知识产权产业升级,为中国企业提供新的动能。

 

同时,据天眼查显示,汇桔网自成立以来备受资本青睐,公开披露共完成 6 次融资,其中不乏知名投资机构。


截屏2021-04-18 下午12.47.09 (1).png

 

汇桔网公开披露的融资信息(图源:天眼查)

 

谢旭辉曾说,希望汇桔网成为了一个“基础服务”,覆盖数百万家创业公司。

 

可无论创始人当初的主观愿景多么好,不置可否,汇桔网再慢慢变成用知识产权包装的金融公司,屡屡涉及金融业务或理财产品,除线上知商金融外,还拥有线下产品交易宝,涉及金额较大。在知乎对汇桔网的报料中,有人称,知商金融 App 都已经打不开了,据说已经将资产转移到桔科这家公司。

 

汇桔网从知识产权企业到涉猎打擦边球的金融业务,或想通过金融解决资金难题或提高资金储备量,但离钱更近也势必会有更高的风险,大浪淘沙后,一不小心就会失去整个公司建立的信任,从而拖垮。

 

从 2013 年互联网金融元年开始,很多行业跨界进入,拿暴雷最多的 P2P 来说,最终全盘皆输。最新,从蚂蚁金服暂停上市到天价罚款,也意味着之后更趋严格的金融监管。蚂蚁事件后,受理 7 个月冲击上市的京东数科也已经主动撤回 IPO。可见,蚂蚁上市受阻,足以对整个行业产生威慑力。

 

倘若切进知识产权细分赛道的汇桔网真的犹如先前所言,成为一个“基础服务”,或许确有机会成为知识产权行业独角兽,而现在身陷囹圄,在天眼查上醒目的挂着被执行总金额高达数千万元。


截屏2021-04-18 下午2.46.03.png

截屏2021-04-18 下午3.16.45.png


汇桔网被执行总金额(图源:天眼查)

 

汇桔网代言人孙楠在为汇桔网演唱的司歌中最后几句这样唱到:“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我们站在巅峰迎接辉煌,让天下知商的旗帜迎风飘扬。”

 

一场唏嘘,汇桔网欲拿知识产权嫁接金融,怎料,知识产权撑不起“华美”金融梦。


    本文作者:周晓莉 责任编辑:周晓莉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新闻
  • 周晓莉
    周晓莉
    媒体认证
    lv Created with Sketch.
  • 33篇

    文章总数

    8.26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