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战之后,中国的 To B 互联网会被激活吗?

    6,39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崔牛会”,作者 崔强。


微信图片_20200207153902.jpg

2003年的非典唤醒了消费互联网;

2020年的新肺炎能点燃企业互联网吗?

这几天,一直有人在问我一个问题“如果积极地看,这次疫情对整个 SaaS 行业是利还是弊?”答案是肯定的。

每一次变革的背后都一定伴随着政策或者突发事件:1988年财务电算化政策,把中国带入了财务软件时代;2000年政府推广无纸办公,给 OA 厂商带来了机会;2003年“非典 SARS”,导致了消费互联网的崛起……

01 非典  VS  To C 互联网

把时间拨回到2003年非典爆发前后。1998年被称之为中国互联网的元年,那一年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其实腾讯是在1998年就成立了)先后成立,中国开启了互联网时代。现在来看,这几家都是最终胜出的。倒下去的亿唐网、Chiaren 以及 e 国,还有谁记得呢?

e 国网的 CEO 张永青在200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1999年底开始中国电子商务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其中消费类电子商务网站1100多家,可见 B2C 商务网站已经成为当时的主力军。”可见,当时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在中国是怎样的火热,8848的王俊涛相信很多人还有记忆。

e 国在2000年就推出了快速配送的业务,这也算是快递,更准确来说,它应该是“美团小哥”的前身,承诺一小时配送到家。58同城的姚劲波后来回忆他当时体验在 e 国上购买可乐的场景,后来还注册了 egou.com,以此来纪念十年前购买可乐的日子。

1.jpg

其实,在中国互联网早期,创业者火热的背后,并没有快速引爆网民。这是不是有点像这几年的 SaaS 行业,创业者火热,企业用户超级冷静。当然,要知道在2000之前,昂贵的电脑设备和上网费用,让上网变得奢侈,互联网网民还只是集中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电子商务看似火热,但是电子支付不成熟也同样是横亘在网站与网民之前的一座大山。

淘宝网是在2003年5月10日成立,而那时正是非曲肆虐之后,感染开始大幅下降。

2003年5月9日,温家宝总理签署国务院第376号令,公布施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要求,将民工纳入防非典统一管理。同日,北京宣布,医务人员的非典感染比例已呈明显下降趋势:4月21日到5月1日,每天平均是15.81人;5月2日到5月8日,平均每天6.3人。北京非典病例呈大幅下降趋势。

真正电子支付信任的问题,其实在2003年10月,淘宝发布第三方支付工具——“支付宝”,以“担保交易模式”使消费者对淘宝网上的交易产生信任。

下图是2003年到2006年中国网民的统计数据,2003年7月之后,网民数量出现快速增长。那时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没有开始,宽带用户其实就是整个网民人数了。

曾几何时,我们听着“吱吱吱吱……”拨号上网的声音,羡慕不已。现在感觉似乎已经相当遥远,我们经历了 ADSL,也经历了两根 ADSL 捆绑在一起上网的时代,感觉“爽到爆”,但是与现在的网速相比,简直被虐成了渣。

  2.jpg

如果说,非典和 To C 互联网有什么密切联系的话,我觉得互联网的发展路上,非典所产生的作用功不可没,尤其是对中国电子商务的促进,在2003年后,交易数据出现井喷状态。如果把网民数据和电子商务交易额的数据叠加在一起看,网民人数的增加和交易数据的增长都出现在2003年之后,这至少说明了一点:2003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

 3.jpg          

02 新肺炎 VS To B 互联网

在这里我把 SaaS 、数字化等都统称为 To B 互联网,这样把 To C 和 To B 分开。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这几天一直有朋友问疫情对 To B 互联网是否利好,我想勿用质疑,一定是利好。所有的企业要恢复工作,但是因为疫情肆虐只能延期,选择远程办公,这也迫使企业不得不强行改变自己原有的协作方式,进入在线化。

2003年经历非典之后,中国的 SaaS 已经开始出现,只是那时还处于 ASP 向 SaaS 的过渡期,在国内,那时叫在线月租型软件。

2004年,北京市科委主导的中小企业信息化服务项目——“推广应用 ASP 模式,助飞中小企业E化”工程正式立项。

“助飞1000”示范工程采用“政府支持、企业运作、联盟推广”的方式,形成了政府引导、企业结盟,共同组成咨询、产品、实施、服务等为一体的 ASP 产业联盟体。

当时美髯公科技总裁朱荣辉在采访时讲了这样一段话,“政府企业共建 ASP 联盟的好处,就是能把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优秀应用软件供应商和服务商联合起来,制订流程标准与服务规范,构建稳定的 ASP 产业链,为企业提供‘无缝集成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听着是不是很像现在平台型生态厂商所说的。没错,一站式解决方案一直是厂商和企业客户所追逐在梦。

在非曲之后,北京市政府就有了推动在线软件的举措。在非典期间,我参加了用友举办的一次新闻发布会,是关于远程办公的。非典疫情爆发之后,用友推出了 RTE(实时企业)的概念和套件,其实是一套网络视频平台,当时用友很大一部分人面临在家办公协作,这套平台首先是给自己用,随后在2003年5月份开放给企业用。这也是为数不多采取了行动 To B 企业。

只是那时基础条件太差,导致并没有形成波澜,这里说的条件:

一是企业的上网条件,在消费互联网崛起之后,中国的上网才从奢侈品变成消费品;

二是底层基础差,软件厂商不但要完成软件层的构建,还要构建物理机房来满足软件的运行环境,这个条件直到2010年后才逐步完善;

三是手机等终端还不普及和网络化。

而这次疫情发生时,这些条件都已经具备了,且线上应用经历了2011年-2019年的9年发展,产品和应用已经足够丰富了。

从大年初三开始,崔牛会就发起了远程办公的倡议,号召 SaaS 厂商可以在疫情期间向远程办公的企业提供免费的产品支持和服务,截止目前已经有接近150家 To B 厂商加入了倡议中。

通过这次疫情,在线的软件或者在线的办公方式会成为企业的选择之一,仅仅迫于企业生存和生产的考虑,会因此而改变。今年上半年大部分企业的生存会很艰难,成本压力之下,分期租赁的价格优势会显现。其实,无论是主动改变还是被迫改变,结果都是一样的,企业会因此而走向云端,走上在线。

4.jpg

昨天我在朋友圈里发起了一个“此次疫情会极大推动软件在线化需求吗?”,结果81.2%的用户选择了“会”,当然业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其实,我觉得市场有点盲目乐观。这几天好多人跟我说5G来了,疫情也推动云办公市场了,这是风口……

但没人告诉我,疫情过后,有多少人还愿意使用,使用多少次,企业愿意花多少钱来采购,有多少企业愿意采购,愿意买多久?

这几个问题,如果没有答案,就凭一个疫情,就凭一个所谓“风口”,就能推动这个行业发展?我个人认为有点感性。

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但企业走向线上化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不论是全部在线还是局部在线,企业必然走向线上

另外,从资本市场来看,国内 To B 领域的股票在第一天稍稍直挫之后,强势反弹,几乎是 To B 领域一片红的景象。

03 疫情之后 To B 行业的几个判断

判断1 云办公套件厂商迎来春天

巨头都迎来巨大的增长,过段时间我们盘点一下各家在非常时期的增长,到时大家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从远程开工第一天的反应来看,喜忧参半,喜的是各家办公系统类的厂商系统都或多或少出现了问题,但是无伤大雅。

判断2 线上营销成主流

可以肯定的是2020年上半年,线下活动难以大规模开展,线上营销和获客将会成为主流。各家厂商都会加大线上营销的投入,打造自身的线上运营能力,而减少和放弃线下活动。

判断3 上市公司并购绝佳时机

疫情将成为一个试金石,现金流储备好的公司会存活下来。但可能有些 SaaS 公司不能安然渡过这个残酷的寒冬, 当疫情彻底消散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关闭或者出手。会不会有些产品优秀的企业出现“白菜价”,上市公司可能会迎来收割期。

5.jpg

判断4 在线培训平台火热

疫情当下,人员不能聚集,很多城市发布通告都禁止聚餐,更不用说别的了。需要线下聚集才能完成的业务,都在想办法线上化。比如线下 K12 教育,现在面临大面积人员复课的问题,可能会快速走向线上。

2月3号开工第一天, 线上培训的几家 SaaS 创始人在群里讨论说:当天的访问量是节前的5-8倍,需求也不断涌现。这几天不断有投资人让我推荐好的在线培训平台项目,这个领域会快速火起来。

每一次改变背后都有一个契机,当企业的选择发生变化,且外围的环境也成熟时,改变自然发生。Cloud 不论是从基础支撑还是到前端应用都已经成熟,通过这次疫情,云必然会成为企业的选择之一。那么疫战之后,中国的 To B 互联网会被彻底激活吗?

    本文作者:崔强 责任编辑:牛透社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崔强
    企业认证
    企业认证
  • 136篇

    文章总数

    112.96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