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办公章庆元:AI 让 SaaS 真正为人服务

整理|周效敬

 

11月17日-19日,为期三天的2023中国SaaS大会在苏州太湖万豪酒店隆重举办。本次大会由吴中区人民政府、苏州市工信局指导,崔牛会主办,苏州太湖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协办。

 

会议云集业内翘楚,来自 To B 领域的企业创始人、CEO、CIO,产业龙头企业高管,知名投资人,政府相关部门官员,专家学者,研究机构分析师等嘉宾应邀而至,慕名而来的参会者更是络绎不绝。

 

从 2022 年到 2023 年,AI 可谓大放异彩,ChatGPT 用两个多月的时间达到了 1 亿活跃用户,最近推出 Plus 版本之后,由于注册用户实在太多,只用了几天时间又不得不将其关闭。在大模型时代,AI 会给 SaaS 行业带来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在中国SaaS大会上,崔牛会创始人崔强和金山办公CEO章庆元就“AI 为先 产品进入重构期”这一主题展开了深度对话。

 640 (1).jpg


章庆元认为,AI 对软件产品的影响非常大,不仅在产品本身的功能规划上,很多技术路线都会被颠覆掉,而且对产品的底层技术也有深刻影响,比如,企业必须把产品本身的能力 API 化。

 

过去半年,章庆元一直在思考大模型的应用问题,他将大模型在软件应用层面的能力总结为三个方面,即 AIGC 能力(文生文、文生图等)、Copilot(智慧助理)能力和 Insight(知识洞察) 能力。Copilot 加上 Insight,计算机具备了处理结构化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的能力,解决了企业数字化的一大痛点。

 

章庆元坚信大模型未来的发展,坚信它一定能够对技术、对组织结构产生巨大的影响。作为用户,他也呼吁大家拥抱 AI,让 AI 把 SaaS 软件变得更好用,让用户真正觉得 SaaS 是为人服务、为业务服务,而不是让用户去适应 SaaS。

 

以下为对话内容,经牛透社编辑整理:

 

01 AI重构SaaS:从底层技术到商业模式

 

崔强:今天我们对话的主题是“AI 为先 产品进入重构期”,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产品进入重构期,重构的因素是什么?

 

章庆元:大家都知道,AI 对大家影响很大。今年3月份我们就开始在做这些东西,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为什么我不想演讲而是采取对话的形式,因为很多东西一直在变,我们很多想法也未必是对的,因为它会不停地变,我就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经验。


我们开始做 AI 以来,就发现它对我们产品影响非常大,有几个方面:

 

首先,在整个产品的底层技术上会有一些变化。AI怎么会对产品的底层技术有影响?大家都知道,微软在讲Copilot的时候,他会比较多地提到API这套东西。刚才联想的宋总提到AI+Code+实体,如果大模型没有实体、没有API的支持,其实AI什么事情都干不了。AI对我们产品的第一个影响,就是我们必须把产品本身的能力API化,这是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如果产品不提供API,大模型其实是很难发挥比较大的作用,这是在技术上的影响。

 

第二,在产品本身的功能规划上,很多技术路线会被颠覆掉。举个例子,我们有文库类的产品,现在中国最大的是百度文库,我们也有个小文库。以前我们做文库这类产品,都是通过购买权威的文档或者去网上爬,或者让用户 UGC 分享很多文档。今天突然发现,大模型本身有足够多的知识,AIGC 生成的很多内容,其实已经比很多一般的作者写的东西要好,也就会导致你的产品整个设计逻辑发生变化。


过去,很多产品的功能,我们现在也在反思是不是没有必要存在了。像 WPS 里面,我们有很多增值功能其实是收费的。因为我们 Office 基本功能是不收钱的,但是有些用户的场景,他要解决这个场景,他要做很多步动作,所以我们会开发很多小功能,比如一步把数据导出,一步把文档合并,做了很多这样的小玩意,它都是一个增值功能。

 

后来突然发现有了大模型以后,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做这类功能,因为很多功能今天通过 AI 本身的能力,它能生成代码,能够完成用户的需求。所以很多批处理的功能,简单易用的功能就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

 

第三,跟在座各位也有蛮多关系,在座有很多做 SaaS 的企业,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涉及低代码、无代码,这个影响真的很大。WPS的二次开发语言是JS,基本上我们现在生成的代码准确度可以到百分之八九十,做给开发者去使用也非常方便。


原来说写代码这件事情很难,我们就做低代码平台或者无代码平台,让用户通过鼠标拖拽把这些做完,也就是所谓的自定义流程,这应该是所有SaaS兄弟都有的。但今天我们会发现,如果你用一个比较好一点的代码写作模型,针对性训练自己产品的API,可以更好地实现流程自定义,用户直接跟他讲就行了。用户把自己的需求文档写清楚,基本上能够生成比较准确的东西。

 

在产品上,AI对我们产品研发结构影响也很大。今年年初,所有同事都很兴奋,都觉得AI来了,大模型来了,我们要干点什么事情。但过了一段时间你会发现,慢慢会分成两拨人,有一拨人会觉得AI就这样了、大模型就这样了,像我们在国内只能用国内的大模型,好像也干不了什么太多的事情;另外一拨人,很忠实地相信大模型会持续发展。

 

这种情况下,我坚信大模型未来的发展,它一定能够对技术、对组织结构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在公司内部建立了 Prompt Engineer 团队。PE 团队是干什么的?我们把公司内部所有相信“硅基生命会取代碳基生命”的人集中在一起,把公司内所有喜欢研究大模型、知道怎么去写 Prompt 的人全部集中到一个团队去,原来他们有的做产品,有的做开发、测试,将他们集中在一起,对公司的文化包括组织结构也会是个冲击。

 

昨天我们内部发生一件事情,因为我自己做程序出身,对很多东西比较挑剔,我们有人写了篇稿子。昨天晚上我来的路上,刚好飞机上有 WiFi,我在飞机上一直帮他改稿子,还吐槽他。吐槽完以后,我就用 ChatGPT 帮他改写一遍。我说你看,如果自己写得不好,至少要学会用 ChatGPT。我觉得我的写作水平还行,但是 ChatGPT 改出来的东西,远远超出我写的水平。

 

所以,它对公司内部开发工具的使用也会是一种重构,不管是程序员还是做文案的人,都应该去使用这个工具来提高工作效率。

 

崔强:刚才你讲的这段,我觉得不只是产品或者技术被重构,可能组织结构也在发生影响,你的工作方式也在变。

 

章庆元:商业模式其实也在重构,以我们为例,WPS 卖的所有增值服务,都是卖那些增值的功能。卖功能就会有一个问题,我们功能太多了,用户不知道为什么要买你的会员,所以我们运营的人老是到处出小红点,到处弹窗,我很烦这个,大家会觉得我们的产品广告色彩特别浓。

 

如果有 Copilot 这些 AI 应用,产品的付费推广会融合到用户场景中去,不会出现阻断式的情形,用户一定要怎么样,在和用户交互的过程中使用 AI,所以运营模式也会发生变化。而且它的黏度非常高。

 

02 大模型应用:AIGC只是大模型基础的能力

 

崔强:因为大模型写出来的东西,至少没有直接的语法错误。有时候我们写完一个背景或者内容的时候,我都会扔给 ChatGPT 让它给我润色一下,确实它出的东西比我想象要好很多。


第二个问题,我相信所有的 SaaS 厂商都思考过这个问题:大模型之后 SaaS 怎么办?革命性的变化在于,我们知道它来了,但我们怎么做,怎么迎接它,用什么样的姿势和他融合,能不能让我们变得更美好?

 

我相信现在有很多 SaaS 厂商结合大模型的时候,心里是存在包袱的,比如原来的东西怎么办,结合之后什么样,不知道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章庆元: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实践的总结,因为一开始我们就说自己不做大模型,就做一个应用者,所以过去半年我一直在思考怎么去应用。我们总结为三个方向:

 

第一,AIGC 方向。AIGC 就是现在看到的文生文、文生图这类能力,但对很多 SaaS 来说,AIGC 用的好像也不是特别多,可能对WPS有用,因为大家会用 WPS 写文章,帮助生成文章的内容插图。但这是AI能做的最基础的一件事,比较看重的还是后面两个能力,一个叫 Copilot,一个叫 Insight。

 

Copilot 大家应该明白,我在内部讲,过去电脑运行是程序,这个词很精确地定义了,计算机就是按照人类写好的代码一点点去执行。但今天它真的变成“电脑”了,核心的原因是什么?它会写代码。大家不要小看它写代码的能力,我在公司买了 Github Copilot 大概 100 多个账号,“逼着”前端的同学使用。因为招优秀的程序员其实是蛮难的,我跟他们讲,我们写的所有的代码是标准的,Github Copilot 写的要比他好。

 

在 SaaS 领域,很多自定义流程的东西,很多 OA 系统、业务系统的功能藏得很深,我自己也是 SaaS 的用户,经常找不到那些东西在哪,有时候想改什么东西也很痛苦。SaaS 这边有一个很巨大的应用场景,用 Copilot 去重构原来给用户自定义流程的那部分东西,我认为这一定能实现。

 

原来用户写 VBA、 Java 代码很麻烦,有很多用户不会写二次开发。现在根本不用了,用户只要写一段注释说要干嘛,它就能写出来,用户只要有一点编程的能力就能改对。

 

所以,未来对在座 SaaS 创业者最痛苦的事就是用户需求定制化,用好 Copilot 大模型的能力,能够解决 SaaS 业务的痛点。我个人坚信这一定能实现,今天 GPT-4 写代码的准确率也没那么高,我们现在自己在训练一个基于 StarCoder 的模型,跟很多模型公司比如商汤一起合作做这件事。

 

我知道大部分模型公司都在努力突破 Codex 能力,因为 Codex 能力代表大模型具有一定的逻辑能力,不是像一些文章说的,大模型 AI 生成是用概率算法推测下一个字符是什么。实际上,你仔细看它 Codex 能力,其实具有一定思维能力,具有一定推理能力,它涌现出来的算法能力很重要。

 

我一直在呼吁大家要重视 Copilot,包括在见到每一个模型公司跟他们聊的时候,我说你们一定要加大投入。有一家公司使用 Copilot 的目标是要把他们程序员干掉一半,我们不说把程序员干掉一半,在产品里提升用户场景的效率肯定是可以的。

 

AI 的另一个应用是 Insight,它解决什么问题?在过去,包括 ERP、CRM 这类产品在内的所有 SaaS,把企业结构化数据管理得很好。ERP 本质上把企业所有结构化数据管理起来了,过去这么多年,企业里的业务系统、生产系统基本已经被信息化搞定了。

 

但有一件事计算机一直没办法搞定,就是文档、聊天、邮件这类非结构化数据。但今天大模型能够搞定这件事,他能够把非结构化的数据结构化,这从现在 ChatPDF、ChatDoc,包括我们自己做的知识库这些来看,它其实能够做到一定程度理解用户的非结构化数据。把这个能力应用到产品以后,它会解决一个问题:Copilot 加上 Insight,计算机能处理结构化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

 

第二,计算机自己能够写代码,帮你解决用户定制化的问题。所以,它带来的算法能力不仅对WPS这样的办公软件,对在座各位也带来了巨大的革命性颠覆。

 

我们总结一下,AI大模型在软件里的应用分三类:AIGC文生文、文生图;Copilot可以认为现在大模型具有思维CoT的能力,具有Codex写代码的能力;第三是Insight,它能够理解非结构化的数据,能够把非结构化的数据变成结构化的数据,这是CIO们很痛的痛点。

 

03 拥抱AI:让SaaS真正为人和业务服务

 

崔强:畅想一下,如果在座再过五年,大家都拥有大模型结合的能力,SaaS 什么样子算是相对理想的状态?你们算是工具软件,还有很多业务类的软件,业务类软件和工具软件会是什么形态?终局会是什么?

 

章庆元:我自己作为用户,希望所有的 SaaS 公司拥抱 AI。SaaS 软件太难用了,包括我们自己的 OA 系统,我每次用都在那吐槽。但是AI会让SaaS变得更友好、更好用,信息化真正变成为用户服务。

 

我作为用户再次呼吁,大家去拥抱 AI,让 AI 把 SaaS 软件变得更好用,让我们用户真正觉得这个 SaaS 是为人服务的,为业务服务的,而不是我得去适应它,这个我是最希望看到的。

 

崔强:产品是为我们服务的,而不是让我去「伺候」它,这是我今天听到不同的一个观点。我希望接下来大家可以接受你的倡导,我们在拥抱AI过程中能加快点速度,也让产品回归服务于人,而不是人去伺候产品。谢谢大家。


    本文作者:周效敬 责任编辑:周效敬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周效敬
    周效敬
    企业认证
    企业认证
  • 203篇

    文章总数

    166.11万

    文章总浏览数

    新闻排行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