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仓创始人陈磊:用行动回应这个时代

    2021-09-23 牛透社 lv Created with Sketch.

在由深圳来京“路演”再即将赴沪“路演”的时间缝隙里,牛透社与陈磊进行了交谈。


说到了阅读,说到了去西班牙徒步,前者是输入各种知识,后者是他截至目前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一次“出走”。


出生于上世纪 80 年代初期,陈磊的职场生涯重要履历是毕业后在递四方速递的 IT 部门工作了 4 年。2013 年,陈磊创办了易仓科技,从跨境卖家 ERP 和海外仓 WMS 起步。在他看来,他的创业某种意义是之前工作内容的扩展、延伸和深入。


如今,从无到有,易仓构建起了“ SaaS+物流+货源+资源”的跨境生态。在深圳、广州、杭州、武汉、厦门、青岛、成都等 7 大城市设立分公司和研发中心,并逐步实现全国覆盖。截至目前,公司员工规模突破 800 人,其中技术研发团队 400 多人。陈磊也见证了跨境电商 SaaS 行业从起步到万亿级的增长。


“找人找钱”是陈磊当下重要的事情之一。他是在创业第 7 年,即 2020 年决定接受外部资本,而后,分别于 2021 年 2 月、2021 年 8 月接到不同额度的投资。目前已完成融资额超过 7500 万美金,并于 2021 年 8 月,“战略投资”了以跨境电商大数据为核心的创新技术企业——亿数通。


“充足的资金将赋能易仓构建智能协同的全球跨境网络,带领旗下易仓软件、跨境眼、塰鸥派及易链等四大业务板块,致力为客户和行业创造更多更高价值。”


陈磊说,他对易仓的期许是:希望能在 2025 年打造一个万亿级的跨境生态,这个生态由 10 万个工厂,10000 个跨境卖家,1000 家物流商组成。


2021 年 8 月的一天,陈磊在朋友圈写下一句话:十年后再看现在,得有多波澜壮阔啊,站在新的时代脉动上,创造新价值才是难而正确的指南针。


以下为对话内容:


危机与机遇已来


牛透社:可以跟我们说一下您眼中的跨境电商行业吗?


陈磊:跨境电商行业前些年很野蛮,也很脆弱,很多卖家都是从零开始做起来的,大部分中国制造业还不知道跨境电商。长期以来行业也没有垄断企业出现。


直到近几年,制造业的产线、员工、老板思维都被跨境电商重塑了。


跨境电商本质上拼的是能不能快速组织满足消费者需求的高性价比产品。在当下的竞争周期中,大家面临的是如何将用户、数据、制造、创新、服务固化成独特的企业组织力,再附以品牌情感溢价,才有可能在未来十年成为全球性企业。


一定意义上,危机与机遇已来,被跨境电商抢夺机会的竞争者也不会坐以待毙。最近我经常跟一些朋友聊,现在跨境电商的状况跟 2015 特别像,流量红利期,带着中国供应链收割全世界,而且比那年更强的是对手连牌桌都上不了。


如果这是一个新周期,想要安全穿越,一定要思考周期趋稳的时候,你剩下什么?我想,一定是一个可以不断满足用户需求的属于企业独有的价值链:供应链、员工、用户。新跨境来了,产品差异化已经不是一个可选项,是必选项。


在我看来,现在跨境电商的利润还是来源于:信息差、汇率差。但这方面的红利正在慢慢地消失,这个行业跟以前不一样了。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的做法,一赚不到钱,二也做不下去。现在这个时代,做一个长期主义者才会有意义。


牛透社:2013 年创办“易仓”以来,走得顺吗?


陈磊:我们这些年走得还算顺,从 SaaS 软件到跨境全生态链服务,再到组织了两场行业万人峰会。只要打开认知,品牌就起来了。战略一开始都是孤独的,我们慢慢做。


其实做跨境电商 SaaS,不外乎是帮行业解决以下几个问题:物流成本、资金流、信息化能力,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竞争环境。总体来说,就是好的产品,好的制造,与行业一起成长。


牛透社:创业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陈磊:更多维度地观看、体察自我吧。这些年,通过创业,我觉得我是一个坚定的长期主义者。但谁又会很了解自己呢?如果说,我看到了我的优点,那可能是领导力,主要是在公司内部。我也看到自己很多缺点,例如管理能力,所以我必须要找到管理能力强的人,相互配合。


创业是很孤独的。所有人都需要圈子,需要认同。


我在行业内有很多兄弟,很多客户跟我关系也非常好,他们会经常在人生遇到困难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没有具体的事情要说,就是漫无目的地聊聊,获得点新的想法和认知,因为毕竟每个人的视角不一样。“兄弟”,是一个很江湖的说法。


创业这些年,我最孤独的时候是 2018 年,那时候公司扩张,人太多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每一次孤独都是提升自己的最好时候。2021 年,我也有孤独的时候,跟定力有关系吧。当你坚持长期主义的时候,有一些短期主义者一定会影响你的市场份额。你要想办法告诉团队,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又会遇到来自投资人的压力,投资人会问:别人做了,为什么你不做?这个时候是很孤独的。你需要坚持,需要说服,需要用自己的行动和决策去有所证明。


我希望行业发展是一个理性的状态,在理性的状态下,大家拼实力,拼产品,拼效率,拼质量。


行业开始趋于理性


牛透社:你说 2008 年跨境电商行业是野蛮的状态。现在呢?


陈磊:这个行业已经开始趋于理性了,例如平台封号、人民币升值,大环境实际上不再允许短期投资,包括国家的“共同富裕”政策都会逼迫企业去思考自己的长期价值是什么。套利者绝对不行。社会环境和世界环境都发生了变化。


国家宏观政策也在影响着这个行业。比如鼓励大家建独立站,给补贴,建海外仓,给补贴;出口申报,给补贴,保税区等等。中国一定是鼓励出口的,打通内循环的同时,要保证外循环的打通。


2015 年 5 月份商务部出了《“互联网+流通”行动计划》,不少电商平台和出口企业通过建设“海外仓”布局境外物流体系。当时我写了篇文章题目就叫《心急吃不了海外仓》,有朋友质问我:你一个卖海外仓管理软件的,这么多人跑去建海外仓,你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要泼冷水?


在别人一窝蜂冲上去的时候,我希望行业能冷静思考,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牛透社:自去年收到第一笔投资以来,易仓现共收到三笔投资,获取投资对易仓意味着什么?


陈磊:2020 年,我们获得第一笔投资。金额超出预期,我们刚一开始没要那么多钱。到账也非常快,一周就到了。因为当时我们是一家超过 6 年的企业,且是盈利的,商业模式也很清晰。


我当时没有太多兴奋感,只觉得背负的责任更重了。以前觉得失败了就自己扛,现在如果失败了,你还会失去投资人给你的信任。后来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的融资,金额越来越多,然后就更加迫切地想要做一些更加牛逼的事情,担子会更重。


投资进来,不会影响我创业的初心。短期内,会为了某些增长,猛推一些销售,但长期来看,你必须要有健壮的商业模式,并且上市。上市是很严肃的,不是为了上市而上市,而是说在整个社会结构里,你的商业模式卡在哪个位置上,有什么不可或缺性,有没有产生核心的价值,并且从商业势能变成组织势能。


所有的上市企业人都很多,你的商业模式怎么支撑这么多人?一定是基于组织势能。组织势能就是你今年做的东西一定是为未来 3 年去买单的。


做短期一定是失败的。当然也要看你最终想要的是什么。


牛透社:易仓前段时间并购了“亿数通”,是基于什么考虑?


陈磊:主要是战略协同,亿数通是亚马逊广告 SaaS 务商,客户量也不小,易仓与亿数通的结合可以更好地服务卖家。


同时也是因为很多海外仓的宣传做得不太好。很多海外华人一直在海外,不回国,我们想办法帮他们做境内宣传,给他们导流、介绍客户资源;也帮助电商找海外仓,再把电商推荐给海外仓。


易仓的逻辑就是希望通过跨境全生态链打通,给行业做增值,所以做了很多非 SaaS 该做的事情。但是反过来,它变成了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易仓这些年一步一步走过来,发现行业中存在的问题,就一个个去解决。有一部分是在我们的战略规划里,有一部分是行业发展过程中涌现出来的。

 

那一次“出走”西班牙

 

牛透社:这一路,有得到过印象比较深的指导吗?


陈磊:没有人指引。


我把一切归宗为可能是我比较喜欢读书吧。我不觉得自己在工作过程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但我特别喜欢总结,喜欢复盘,喜欢把一件事情简单化。我非常推崇“一页纸把方案讲清楚”,因为我做产品(写代码),经常用一页纸跟大家讲我是怎么思考的,这是我的一个工作习惯。


创业以后我喜欢阅读,有的精读,有的泛读。我最高的阅读纪录是一个月读了7、8本书。我每两周去一次书店,哲学方面的书比较多,还有心理学类、生物学,社会学、甚至宇宙学之类的。虽然看上去有点杂,不过工具书很少。


牛透社:阅读带给你的是什么?

 

陈磊:主要是安静。外面的声音太多了。


我小时候也喜欢看书,但是从高中到大学期间就不爱看了。创业以后很焦虑,不知道怎么去消化和排遣。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了《圣经》,开始捡回了看书的习惯。


从看哲学到宇宙到物理再到生物、心理、人类。每天往下沉吧,慢慢找、慢慢找。


我很喜欢去书店去买书,不喜欢在网上买书,因为网上会根据你的购买习惯去推荐,挑不到好书。如果去书店漫无目地逛,总能遇到好书。我比较倾向去的是社科分类处,总能找到自己爱看的书。现在,去书店找书,已经变成我的习惯了。


牛透社:总会有累的时候,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去排遣?


陈磊:2018 年我去西班牙徒步,背着包和一群陌生人走了十几天。大家共同参加一个项目,两个神父带着我们走,每天晚上住在青年旅社里。那时候还挺自由的,一路思考了很多事情。每天都祈祷,很有收获。目前我没有自己的宗教信仰,内魂里面,可能倾向禅宗吧,更相信心灵上的东西。


2018 年对我和企业来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时间节点:公司扩张,人员爆增,我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我想通过一次异国他乡的徒步,让自己的身心产生新的变化。去之前也没有特别想清楚,有人跟我讲西班牙朝圣之旅很不错,那就去吧。


我是这样一种性格:做了选择以后就不后悔。中间有退缩过,但是我后来又想,这不符合我的性格,就坚持了下来。每天都在走,很累,与我以前参加过的在戈壁上徒步也不一样。过程中,经过了很多西班牙小镇,能遇到很多当地老人,风景也特别好,有悬崖、大海。这是我创业这么多年来,为数不多的出走机会。


也许将来有人叫我“少年陈”


牛透社:你曾经说易仓的最高仪式是沙县,这是什么意思?


陈磊:这是我们的一个梗。这个梗来源于公司不断有高管加入,高管加入,我经常请吃沙县,因为简单、快捷,就在我们公司附近。慢慢的,陈老师请吃沙县是最高礼仪,就传开了。现在这个梗没了,因为公司搬办公室了,沙县小吃离我们特别远。我们就改吃别的同样普通、方便、快捷的,比如重庆小面之类的。


牛透社:看你的动态,好像经常与一线员工聚餐。


陈磊:我与一线员工聚餐不多,更多与客户离得比较近。但每次与员工聚餐,都有收获。


前段时间我跟一线员工聚餐,讨论如何在深圳有安全感。他们说了一句话:对于小鸟,树枝不是安全感,翅膀才是。我很认同,因为能力是最重要的。


我之前也有过很长一段写“代码”的工作经历,写代码很容易获得成就感。从无到有创立模型,解决 Bug,成就感很即时。但创业不是,创业是长期的。人生会有不同的状态,之前喜欢那种很即时的成就感,现在我觉得自己更倾向于延迟满足,快乐的阈值会更高一些。


公司的人叫我陈老师,我们在公司不可以叫“ XX 总”,虽然有职级,但公司文化还是:工作是工作,私下里很随和,即便工作中,我们也是平辈,要么叫陈磊,要么就是 Jason(英文名字) ,要么叫陈老师。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少年陈”(或者:陈少年),在我这里少年”就意味着:永远成长。


但是到现在没人这么叫我,未来会有吧。


    本文作者:牛透社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牛透社
    牛透社
    个人认证
    lv Created with Sketch.
  • 773篇

    文章总数

    638.91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