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力叉车总经济师张孟青:从未来工厂数字化看未来制造

图片


文 / 张孟青 合力叉车总经济师
整理 / 周效敬  编辑 / 燕子  全文 3782 字

制造业是国家经济的命脉所系,做优做强实体经济是高层定下的发展基调。今年四月,国家工信部《“十四五”智能制造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提出了我国制造业的发展目标:


  • 到 2025 年,规模以上制造业企业基本普及数字化,重点行业骨干企业初步实现智能转型;

  • 到 2035 年,规模以上制造业企业全面普及数字化,骨干企业基本实现智能转型。


制造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既是符合国家战略,也是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必然抉择。


5月21日-23日,以“传承•共生”为主题的「2021 未来CIO数字峰会」在山东曲阜成功举办。在会上,合力叉车总经济师张孟青分享的主题为《从未来工厂数字化看未来制造》,他向参会者介绍了合力叉车的数字化转型进程以及合力 FICS 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应用推广情况。


安徽合力股份有限公司系安徽叉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核心控股子公司,1996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合力叉车主导产品是“合力、HELI”牌系列叉车,在线生产的1700多种型号、512类产品全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2006年,叉车集团进入世界工业车辆行业十强,2016年位居国际第七位。


叉车集团在四大领域部署了自己的数字化体系,分别是数字化的物流和数字化的供应链、管理数字化系统、数字化的智能工厂和全面的数字化。叉车集团已经开始了从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型和服务型制造业转型的历程。这是一个完整的系统,他们用“一套支撑”“一个基础”“四个互联”来实现集团数字化的目标。


张孟青认为,制造业企业要看自己的核心供应链是否具有数字化能力,是否与企业的数字化相匹配。如果企业在进行数字化的同时连模拟化的工作都未做到位,以这样的协同水平去做企业运营,相当于用火箭拖着牛车走,企业不可能跟上步伐。


张孟青用井冈山精神——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实事求是、敢闯新路、依靠群众、勇于胜利——来鼓励企业的 CIO 和 CTO 们,他认为企业转型面临的困难不亚于井冈山斗争时期,当然如今的条件比那时好得多——没有人要 CIO 和 CTO 的命,但是可能要改变他们的命运。所以,如果不想被别人改变,就要先改变别人。


张孟青坦言,在数字化转型这条路上,CIO 和 CTO 永远没有回头路,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全文由牛透社整理,以下为正文:


张孟青:我今天分享的话题是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


首先回顾下,十九届五中全会和这两年两会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推进产业高级化、现代化,提升经济质量和可持续竞争力。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2020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重要会议提出,数据成为第五项生产要素。在过去,“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知识就是力量”,但数据从未单列,这是中国第一次把数据作为生产要素。


“十四五”规划也提出了中国要加快数字化的发展、建设数字化中国,这一点也请大家关注,这是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所以我们首先要有一个明确的道路和方向。


国家为何如此重视数字化?因为世界强国都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美国早就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建设目标,英国和德国在推进“工业4.0”,今年甚至有人谈“工业5.0”,不管几点零,它至少促进了中国对工业信息化、数字化以及现代化之间关系的重新梳理,从而提出“中国制造2025”。


数字化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大势所向,数字化转型是未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所以我们有一个结论:工业企业全面数字化乃制造之强国策略。


今天我重点分享合力叉车是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我们首先在四大领域部署了公司的数字化体系:


第一,数字化的物流和数字化的供应链。


制造是把一种物质通过化学或物理的方式转化成另一种物质,在此过程中,我们在做大量与物流有关的工作,而且采购发挥着极大的作用。


据我研究,我们绝大部分制造型企业要么用ERP,要么用ERP类似产品,目的都是解决物料问题,但大部分企业在物流优化方面下功夫极少,深度研究我所经历的那些企业,在这方面的工作几乎是零。尽管该论断有些武断,但研究的结果就是如此。我们在座的都是CIO,但是企业真正在做数字化运营工作的,我认为不到 1%。


我们有“视网膜效应”,你觉得周围的CIO干得都不错,实际上你走出去看一看,就会发现自己的供应链根本没有那么好。希望大家多去关注供应链体系数字化的工作,尤其是关注核心供应链,看它是否具有数字化能力,是否匹配企业的数字化。


如果企业在进行数字化的同时连模拟化的工作都未做到位,以这样的协同水平去做企业运营,相当于用火箭拖着牛车走,企业不可能跟上步伐。


在制造业领域,企业大量采用AGV、自动化仓储系统等技术,还有一种技术是物流仿真。我参加过很多会议,但在制造领域充分运用物流仿真技术,对企业内部物流进行优化的案例极其少见。所以我也想做一个提醒,我们不仅要重视数字化供应链,同时也要充分重视企业内部物流仿真技术的运用,这样可以事半功倍。


第二,管理数字化系统。这个无需赘述。


第三,数字化的智能工厂。这一点也不需赘述,现在有太多这样的工厂,但是有两点:


1. 要重视MOM。谈到工厂,大家提到更多的是MES、WMS、WCS等系统,人们对管理体系的关注度不是太高,MOM应当在制造环节里引起重视。


2.工艺仿真。前面我们针对物流的优化,提出引入物流仿真系统并对其进行研究和应用。在制造过程中,我们也提出了工艺仿真技术。工艺仿真技术绝不是原来的东西,它是一个结合了“物流仿真技术+物流控制系统+CAE”综合研究工艺过程的仿真体系。它可以更细致地研究制造的优化能力。


全面数字化。这里的全面数字化是指我们从智能制造到智能产品,到产品服务智能化全过程的转型。我们已经开始了从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型、服务型制造业转型的历程。这是一个完整的系统,我们用“一套支撑”、“一个基础”和“四个互联”来实现全面数字化的目标。


图片


如果想正确地完成数字化转型,必须有正确的战略选择,这是道路问题,朝哪个方向转必须有所决断。数字化转型已经写入集团“十四五”规划报告,这为集团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战略支撑。战略是企业能否选择正确转型道路的关键因素,技术在这里并不是第一要素。


在基础方面,集团的网络体系进行全面升级,包括工业网络在办公、生产和安全方面的升级;建立高性能安全数据中心;正式启动公有云的使用;工业5G网络的应用等。


“四个互联”包括生产制造互联、管理运营互联、叉车产品互联和服务延伸互联。


服务互联,我们在业内第一个提出 FICS 智能叉车互联系统,这套互联系统可以为我们用户提供各种个性化的服务。其中一项服务叫行业景气指数,它有两个重要指标:一是三一挖掘机指数或工程指数;二是反映工业企业用电量的电力指数。


现在我们有一个场内物流景气度指数,它是利用智能叉车按行业、按地区、按时段分析叉车使用频度,给出工厂是否活跃这样的基本分析。我们可以从中推算出某地区、某行业整个企业运营的活跃度情况,从而反映出对应领域的经济运行状态,场内物流景气度指数已经列入了安徽省发改委的监控指标。


服务互联之后,我们实现了全线生产力的数字化。但有一点要注意,企业可能选择各种各样的技术路线,但为客户服务就得选择与其拥有相同客户端的泛在连接,我们通过小程序实现泛在互联。合力叉车开发了工业APP“十八宝”,把十八宝与我们的 FICS 连在一起,为客户和我们自己服务,形成一个完全敏捷化的、可视化的运营系统,充分实现了体系的互联。这样的互联体系再加上智能制造和智能产品,就形成了“三智一网”的运营平台体系。


我们从过去的传统制造型企业向智能型、制造型服务企业转型,转型的第一套产物是产品的智能化;第二套产物是服务的智能化;第三套产物是产生他们的母体——智能制造。这三个循环合在一起,我们就形成了完整的智能制造体系。


图片


我们通过智能制造系统生产出智能产品,通过智能产品为客户搭载智能服务,形成客户的智能制造系统,客户的智能制造系统为其制造产品,再形成新的生产循环。我们通过 FICS 工业互联网平台搭载智能产品之后,为客户实现智能服务,就是这样一个全生态的过程。


以上就是合力叉车正在做的事情。据我所知,现在全国垂直行业“有名有姓”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500 多家,合力叉车再做一个平台,首先是这个行业的选择,其次是行业趋势的选择,其三是整个经济发展和技术发展相匹配的一个选择。我认为,最后肯定要进行相关的整合,500 多家垂直平台最后可能变成几个大平台下的垂直行业平台,而非以独立的平台身份存在。这也是我的困惑之处。


这样的平台体系可以为十大产业赋能形成多场景的物流解决方案。刚才提到在智能制造领域,合力叉车重点研究了智能物流,研究了企业内部供应链体系和企业物流仿真。而为行业或为我们的用户赋能,恰恰又有助于形成多场景整合的整体物流解决方案。


我们自己在做数字化转型工作,恰恰就是我们为行业所提供的解决方案。如果为行业提供解决方案的话,自己先去做,这叫“以身试法”。在该体系中,我们强化基座、丰富融合应用,构建平台生态,最后形成一套体系。


形成这套体系以后,我刚才有困惑,这里也有期望。


今年四月底,我去了一趟井冈山,对井冈山精神突然有了更深刻的领悟。井冈山是红军的摇篮、革命的发源地,井冈山精神是什么?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实事求是、敢闯新路、依靠群众、勇于胜利!井冈山精神对我们 CIO 有几点启发:


第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昨天的辩论赛上,辩论了 CIO ,也辩论了 CDO,不管是什么样的“O”,我希望我们都是燎原之火。因为我们这个“O”比别的“O”更有前沿优势,更有忧患意识,更有技术支撑,也更有远大理想。这是第一个精神。


第二,组织与组织的核心,毛泽东提出要把支部建在连上,这实际上是提出了组织必须有它的核心,中国共产党的党支部是组织中的最前方的战斗核心与指挥核心。这样的组织结构正是我们数字化企业应当学习和匹配的。


第三,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共产党必须有自己的军队。对应于数字化转型,我们就必须得有强有力的、正确的思想观和方法论,有掌握了这些能力的数字化团队。


井冈山精神告诉我们,转型面临的困难其实也不亚于井冈山斗争时期,当然条件比那时好多了——没有人要你的命,但是可能要改变你的命运。所以,你要想不被别人改变,就要先改变别人。


1965 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他又写了一首诗,讲的是艰苦环境中的井冈山今日已经换新颜,当然,赢了也是代价非凡。这说明,我们做数字化转型,如果有了正确的方法、正确的思路、正确的路径之后,在技术的帮助和支持下,我们总有莺歌燕舞。最后,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在这条路上,我们永远没有回头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希望我们共勉。


    本文作者:张孟青 责任编辑:周效敬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周效敬
    企业认证
    企业认证
  • 121篇

    文章总数

    44.77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