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O 圆桌:无数字,不财务

    2020-12-02 牛透社 lv Created with Sketch.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牛透社”(ID:Neuters)。



1.jpeg


疫情的影响下,全球的 GDP 都是负增长,只有中国还保持着正向的增长,但是也已经由过去的 6% 跌到如今的 3% 以内。


由于大环境变化导致的“开源”困难时,“节流”对于企业而言就变得相当重要了。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企业都必须加强内部精细化管理,在收入、支出、资金、业财融合等财务层面做好“开源”与“节流”,从而实现在特殊时期的平稳过渡。


2020 中国企业互联网 CEO 峰会上,一场 CFO 数字圆桌就聚焦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CFO 数字圆桌嘉宾:

分贝通联合创始人 施伟

饿了么企业版负责人 高伟

云天励飞财务部总监 邹尚

纷享销客联合创始人 刘晨

盛业资本集团高级财务总监 欧阳芸


施伟(分贝通联合创始人):受疫情影响,当业务受到巨大挑战的时候,整个财务的角色在公司内部就变得非常重要,并且在财务数字化的进程上也变成了最重要的手段,能够帮助公司内部做更精细化的管理。在收入、支出、资金、业财融合以及一系列的事情上都在快速地往前推进。


关于财务层面的精细化管理,各位能否从具体业务的视角,分别来谈一谈大家使用到的工具或者相关落地的方法主要有哪些?


2.jpeg

分贝通联合创始人 施伟


高伟(饿了么企业版负责人):互联网企业一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就跟传统企业会有所不同。我的理解是,主要的公司基本上花钱或者收入大概分成三大类:


第一,主营业务。主营业务根据形态不同,可能会需要不同的系统来支持;


第二,人力资源。花钱、计算绩效等;


第三,最杂、最多元化的就是消费。企业也要消费,在这部分衍生出来像分贝通,市面上很多费控行业去做这些系统。在我们自己内部,首先互联网公司模式比较新,所以市面上的 ERP 或者业财系统无法支持我们的业务,所以基本上纯粹自己研究,自己去做。基于基础的会计系统,到上面自己去研发自己的能力。


3.jpeg


人事系统专业,费用管控方面,因为饿了么原来喜欢自己去研究、开拓这种东西,后来加入阿里体系又引入了数字化的东西。所以在我们现在出差或者各种消费上面,基本上也会变得非常的方便。同时我们自己的企业业务也在向集团内部做渗透,让集团吃饭也能够变得数字化。


4.jpeg

饿了么企业版负责人 高伟


邹尚(云天励飞财务部总监):我是财务出身,说到财务数字化,大家可能最大的理解就是上一套财务系统。其实这是企业数字化中最小的一块。企业里所有的收支、所有的开支、所有的业务最后归集是财务。


比如最常见的金蝶、SAP、用友等国际化大的软件,财务系统是财务算帐出报表的东西。作为企业数字化来讲,它包括了前端业务,业务涉及到供应链,大家出行涉及到消费,用到分贝通这样的工具。还有人事涉及到工资等方方面面,总体而言,前端的数字化是最重要的。前端重要,那如何与财务打通?这是一个关键。


5.jpeg

6.jpeg

云天励飞财务部总监 邹尚


刘晨(纷享销客联合创始人):我们帮很多企业做财务数字化,我觉得财务本身数字化程度是最好的。我们在落地自己的实践,除了本身财务系统落地以外,首先我们在 2018 年时就选择了分贝通的产品,当时有一个理念跟我们的内部数字化落地是特别契合的。


财务虽然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后汇集数据那一端,财务和业务合作的时候,财务非常被动。很多时候财务在最末端环节才能介入到业务,对前端业务没有掌控。


能力建设很核心的是工具提供的能力,因为有了工具,所以有了更好的掌控能力。所以当时去跟我们财务一起规划我们财务这一侧数字化的时候,当时引入的除了用友、金蝶的财务系统之外,引入第一家供应商就是分贝通。


对我们来讲,分贝通给财务提供了一个前置的能力,可以在最前端去把控这些费用的支出,我认为这个能力对我们而言是很重要的赋能,我们感受非常深刻,这也是当时促成我们合作的核心原因。


7.jpeg


我们一直在打磨业财一体化方案,更重要的是,后端财务数据向前端经营、销售体系做赋能。财务和销售最大的问题是两套系统完全不一样,这是我们说的第三件事,做了整个的业财一体化方案把前后端数据流打通了,让前端可以看到后端数据,让后端财务数据更容易拿到前端数据,这件事情打通之后对整个企业内前后端经营、效率的提升应该是起到了很大的关键作用。


8.jpeg

纷享销客联合创始人 刘晨


欧阳芸(盛业资本集团高级财务总监):我分享比较两段工作的经验,看看我们的差距在哪儿。在过去十年当中,外企在财务数字化程度上已经非常高了,往前到客户关系管理,在中部的生产制造到物流管理系统,到后端的销售和回款资金管理,形成了一个闭环。再往横向发展,服务于我们公司内部,包括人工的工资绩效,还有我们的费用差旅支出都形成了一个整体。


从财务管理的角度,我们在资本市场中需要有及时的财务数据的输出,以及在近十几年来审计准则的加强,我们都要在企业回归上有很好的把控。这些把控也相应产生了很多服务工具,这些服务工具可以使我们的结账速度非常快。


我们可以在三天之内出上市公司的管理报告,一个月内把我们最后的上市公司的整套财务报告输出,而且是电子化的,这是基于我们的解决方案。


9.jpeg


这些令人惊诧的财务系统背后有大量的投入,每年投入 5 千万人民币到 1 亿人民币用于整个公司的数字化系统的提升。这些换来的是我们人员的满意度,包括企业员工、投资者和债权人的满意度,这些需要我们在财务管理的立场上去坚持,而且这也是把我们企业业务价值变成财务价值的体现。


我半年前来到盛业资本集团,看到民营上市公司与比较传统的外资企业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它在财务管理上还采用基础的手工记帐,甚至以传统厂商总账会计作为基础的财务会计体系。这个路太远了,我们的距离太大了。


但是董事会和境外投资人都对我们提出了无一例外的要求,因为他们希望这家上市公司有进一步的发展,希望我们从财务往业务,甚至是往客户的供应链进行数字化的改造。在这个数字化改造过程中,需要提高人工的满意度,所以我们也引进了以分贝通为基础的员工报销体系,差旅支付体系,还有以后会扩展到资金管理体系。


这条路挺长,但是我希望民营企业借助灵活的服务厂商和完善服务体系,能快速发展。以前用十年左右走完的路,现在窗口特别短,两年甚至一年就需要完成。


10.jpeg

盛业资本集团高级财务总监 欧阳芸


施伟(分贝通联合创始人):目前面向财务价值来讲,主要给客户提供什么样的能力,还有这些东西会给财务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和价值?


高伟(饿了么企业版负责人):我们已经有很多相关的场景完成了数字化。


比如机票、酒店的数字化进程还是不错的,很多企业都已经无纸化了。用餐从金额角度来讲,这个金额会更大,它的复杂程度也很大,包括高端、低端的餐厅,全国遍布上千万家餐厅,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数字化连接的话,最终员工的报销流程一定是从一开始的没有数据最后只能拿回一张发票的状态,很难过渡到下一个时代——交易电子化、发票电子化。


实际上这个过程需要我们去推动,也是我们能够给客户创造的价值。


在这件事上,我们走得蛮有挑战的。因为上千万个商家,现在商家收银台小妹至少有 2000 人,他们只会做一件事儿,“你扫我,还是我扫你”。我们做商户教育也是很困难的事儿,我们跟支付宝打通,企业的钱可以划到指定商户上,只要有支付宝的地方都可以支持企业消费,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已经有两种模式,把这条路走通了。


未来我们要做的是把发票量建设得更通畅,有一些客户跟我们完成了三单合一,但是这个进程还需要继续推进,得一步步做商户教育。待我们业务发展到一定阶段,商户开始认知到我们,才会有跟 C 端不一样的推进。


第二点,我们要理解企业客户。特别是我这种原来不是做企业消费领域的,进入到这个领域之后,要虚心向企业学习。真正的过程,我们整个团队接纳很多 B 端的人才,一起学习和吃透企业客户的这些需求。所以我们提出一个概念,把用餐制度装到系统里,这也是我们给客户提供的第二个价值。


每一个企业都要写一本用餐制度、加班餐制度、商务宴请制度,里面写明白怎么报销、怎么帖票、出现异常怎么办?这是正面。背面是后台操作人员的操作,行政、财务等操作。我们把整本书装到系统里,让系统跑这个事情。


我们提供这个价值的时候,发现有一些能力是我们提供不了的。对于数字化完善的企业可以对接,数字化完善程度相对低的企业直接对接很吃力。它做的基础设施那部分我们做不来,于是我们发现市场上有分贝通这一类型的费控企业,能够把企业消费的数字化底座打好,这相当于是一个底座操作系统,这上面可以长很多场景。


我们吃饭可以长到这个系统上,这时候我们发现连接,跟分贝通连接一起开拓市场,一起服务企业。


刘晨(纷享销客联合创始人):大崔将峰会的第一专场安排给 CEO 是对的,CEO 是企业各个条块的负责人,首先要给 CEO 洗脑,作为厂商来说,给 CEO 洗脑是我们不断传递的部分。


再说落地的部分。我们本身做业务中台,可能也会对接很多不一样的企业,包括前端的营销自动化系统,对接企业 ERP 等。到财务这一侧,整个业财的方案,因为这是我们帮企业真正落地和我们自己实际在跑的方案。


从业绩核算到电子发票,这些都是下一个阶段对于企业来说非常重要的部分。这里也包括整个企业前端费控的能力,包括项目也好、商机也好做项目核算,这些对后端要求更高,也需要业务中台支撑的部分。


在业绩核算部分,我们自己实测数据,打通了整个银行的数据,介入到整个内部基于人员、基于产品的拆分,到自动去核算业绩,这件事情帮财务这一端,我们测算过,大概能提高 400% 左右的效果,它能处理的数据量有大幅度的提升。


因为我们服务的主要还是 To B 类型的企业为主,所以一般在月末、季末都是业绩高峰期,这时财务压力非常大,这是我们真正帮助他们提升内部的运营能力。这个是显性价值。


另外,当数据流打通之后,未来整个管理优化、绩效改进层面才真正有数据抓手。这个是我们在做的下一件事情,我认为数字化本身来说不是目的,数字化的核心是为了改善企业的经营效率。


11.jpeg


施伟(分贝通联合创始人):下面问题针对邹总和欧阳总。现在企业实际落地的数字化,有什么比较精彩的,具体有哪些落地?他们真正带来了什么价值的提升?给我们简单做一下分享。


邹尚(云天励飞财务部总监):从企业从财务来讲,数字化已经说了很多,我今天就讲财务的数字化,大家最关注的一个是业财,业财就涉及到供应链;还有一个是一直以来财务最困惑的报销。有多少人喜欢贴报销单?我相信大家都不喜欢。因为财务要求很多,你要工整、内容齐全、发票去核查等各种东西。


我来到云天励飞的时候,我就想,大家这么多报销单,每天财务、业务不停的变化沟通,去核查。有没有一个平台,我可以直接对平台?


通过沟通,后来又接触到分贝通,我相信市面上有很多企业有这种苦恼。员工不用垫资了,很多企业让员工垫资消费之后有些报销,报销中间还要受到财务的各种询问、质疑,不垫资,通过这个平台,比如分贝通下面有饿了么或者有其他的酒店、机票,这种消费就全部数字化了。


数字化解决了财务繁琐的工作量,同时也加强了企业和员工的规范性。


我们最大的感受就是,因为财务是个基础活,它是很慢的活,报销单贴上来需要一个月。业务员一个月自己帖个 4~5 万都有可能。我们上这个平台以后,第一,实时掌握开销情况;第二,员工不用垫资,可以把时间用在价值更高的工作上。这一块是亮点。


欧阳芸(盛业资本集团高级财务总监):刚才刘总提到,数字化的目的是让数据说话,让数据为业务去增值,而不是为了数据化而数据化。我从另外两个角度做补充:第一,财务合规。第二,效率问题。


我从过去的经验中,也结合我们目前的一个外部环境,一个是社会环境,一个是银行的支付环境,还有跨界物流的流通环境,发现目前我们是强依赖于政府机构的,所以这些数据的输送和打通有一些屏障。


在解决方案上,这些数字自动跟我们共享,我们在整个财务核算的链条上有效、合规,而且节约人力成本。这个路是挺长,但我们也尝试用不同的手段,包括数据接口的对接。如果接口失败,我们会使用财务机器人。


当然,政府的数字化程度在提高过程中,可能过去的这些手段都会被替代。所以我们更期望服务商可以先行一步,把这些服务的方案放在我们的面前,让我们的实施成本更低、收效更高。


施伟(分贝通联合创始人):总结下来有个特别大的感受:不管是站在甲方的角度,还是在乙方厂商的角度,现在财务数字化都是一个非常大的趋势。


像欧阳总提到的,怎么在未来两三年赶上发达国家十年的进程?有三个最核心的点:


第一,整个数字化会越来越 SaaS 化。因为只有 SaaS 才可以更快、更高效交付,更快看到结果,得到更高的数字化的成功率。


第二,场景化。其实场景化是数字化和信息化的本质差别所在,数字化一定不是被人类加工过二次录入上来的数据,一定是连接到具体场景(前端业务场景、外部销售场景、供应商场景)。


第三,连接性。财务的数字化,财务本来就是一个企业的中心的角色,所以它必须要跟各种各样的系统,无论是业务层面、供应商层面,还是场景层面,包括银行场景应用的打通,要真正让财务数字化解决方案在企业内部发挥作用,而不是仅仅形成一个新的信息孤岛。


今年疫情对财务数字化进程会有一个更快的推进,我们也特别期望整个中国国内的财务数字化的进程,在未来两三年能够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


12.jpeg

    本文作者:牛透社 责任编辑:张珊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牛透社
    牛透社
    个人认证
    lv Created with Sketch.
  • 700篇

    文章总数

    584.04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