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P 高层震荡背后

    3,757

四月的最后一天,也是 Jennifer Morgan 在 工作的最后一天,担任 联席 CEO 半年后,她在这家全球企业管理软件巨头的职业历程画上了句号。

此前与 Jennifer 共同担任联席 CEO 的柯睿安(Christian Klein)留下,成为 SAP 的唯一 CEO。

尽管公司早在四月份已对 Jennifer 离职一事做了通报,但到她正式离开的时候,依然让人感到突然。SAP 的官方通告对 Jennifer 所做的贡献表达了感谢,这也只是行业惯例而已,从只言片语里面很难读出 Jennifer 离开的原因。

为什么 SAP 在此时结束联席 CEO 状态?为什么离开的是 Jennifer,留下了柯睿安?SAP 的高层震荡与其自身转型是否有关?我们综合各方信息,隐约找到一些答案。

为何此时结束联席 CEO 治理模式?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看下 SAP 为什么要采用联席CEO的治理模式。

CEO 是公司管理团队的领导,通常由一人担任,但有些公司配备两人或多人同时担任,这就是联席 CEO。美国密苏里州大学金融学教授 Stephen Ferris 长期研究联席 CEO 制度,他认为,该制度在许多情况下可以达到公司运营的最理想状态,一位 CEO 可以给另一位 CEO 提供想法,弥补其技能上的缺陷,两人实现互补。

去年10月,SAP宣布 Jennifer 和柯睿安担任联席 CEO 来接替孟鼎铭的时候,公司联合创始人 Plattner 就表达了对二人的肯定:“正如他们已经证明的那样,Jennifer 和柯睿安是互补的,他们将成为强有力的联席 CEO ,这是一种领导模式,在 SAP 经受了时间的考验,有过多次成功的先例。”

这是 SAP 历史上第四次采用联席 CEO 治理模式,但很难说“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因为有失败的先例。

从 2010 年 2 月开始,施杰翰和孟鼎铭担任 SAP 联席 CEO ,工作合同到 2017 年。在担任联席 CEO 后短短几个月时间,两人共同决策以 34 亿美元收购 Sybase ,并快速实现 SAP 与 Sybase 的融合。尽管 SAP 的股价大涨,但其市场被 Salesforce.com 大量占去。好景不长,2013 年 7 月,SAP 便宣布施杰翰将于次年 5 月调往该公司监事会任职。

联席模式搞不下去,因为施杰翰和孟鼎铭在公司经营上存在分歧。公司元老、联合创始人 Plattner 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可以肯定地说,在孟鼎铭成为唯一的 CEO 之后,SAP 将牢牢地把握在有眼光的领导人的手中。”

也就是说, SAP 加强了权力的集中。两位 CEO 共同“执政”,如施杰翰接受采访时所说,“前提是两个 CEO 要基于互信进行合作并拥有共同的目标”。因此,二人之间的差异处理好了,就是“互补”;处理不好就是严重的分歧,且无法调和。

我们再看 SAP 宣布 Jennifer 离开的这则通告,其中有一段:

“当前的环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公司采取迅速而果断的行动,而这要有非常清晰的领导结构才能得到最好的支持。因此,公司比原计划提前做出了从联席 CEO 转为唯一 CEO 的决定,以确保在史无前例的危机时期,进行强有力且明确的指导。”

翻译成通俗的语言就是:现在是危机时期,需要强有力、明确的领导能力,而联席CEO模式下权力分划不清晰,影响公司采取果断的行动。

说白了, Jennifer、柯睿安两位 CEO 的权力和职责划分还是存在问题,不但没有形成互补,还可能处处掣肘。这一届联席 CEO 持续半年便宣告终结,大概率是因为该模式实在难以为继,SAP 和 Jennifer 才做出这一选择。

斯坦福商学院专家林德莱德·格里尔指出,联席 CEO 制度会“引起冲突”,给团队带来负面影响,并导致两名 CEO 互相产生“敌对心态”——当你拥有了权力,你看待自己的角度就会发生变化。一旦你坐上这个位子,你就会对可能危及自身权力的威胁非常敏感。

联席 CEO 模式也不乏成功案例,但听到的更多是狗血剧情。

1998 年- 2000 年,花旗银行的两位 CEO 关系紧张,最后反目成仇;广告业巨头阳狮集团和宏盟集团合并失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两位 CEO 个性不合;美团点评合并时,王兴和张涛任联席 CEO,没多久张涛退出;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半年多,联席 CEO 杨浩涌退出……

尽管 SAP 将联席 CEO 制度看成自己的一大特色,但也要看到,并非所有公司都适合联席 CEO制度。联席 CEO 维持不下去的时候,总要有一个人离开。

留下的柯睿安与 SAP 转型困境

在前所未有的危机和不确定的大环境下,SAP 为什么选择了柯睿安?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依然可以先回答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离开的是 Jennifer ?

外媒在报道该事件时有一句点睛式的评论: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必须赢得投资者的支持,消除过去业绩不佳的批评。

Jennifer 离开的最主要原因也是这两个:一是投资者不支持她留下,二是 Jennifer 所负责的业务订单增长放缓。

SAP 高层每次发生变动,Hasso Plattner 都要发声表态,这不只是对继任者形式上的支持,更是核心人物背后影响力的前台化。

1972年,Hasso Plattner 和四位同事离开 IBM,创办了德国软件公司 SAP,并于 1988 年上市。截至 2020 年 5 月 20 日,Hasso 教授家族持有 SAP 7236.98 万股股份,占比 5.89%,为 SAP 最大股东。

作为 SAP 的联合创始人和元老,另有股份加持,Hasso 教授的态度至关重要。在联席 CEO 的去留问题上,他选择支持柯睿安,因为他“完全相信柯睿安的远见和能力,能够带领 SAP 继续实现持续的盈利增长,创新和客户成功”,就像他当初支持孟鼎铭任唯一 CEO 一样,将 SAP 的权力牢牢掌握在有远见的人手中。

尽管 SAP 将高层调整的原因归结于新冠疫情,其背后指向的却是更深层的问题——在疫情之前,云业务新订单的增长已经放缓,这恐怕是 Jennifer 离开的真正原因。

我们看下 SAP 云业务的增长情况。

2019 财年,SAP 云业务营收 69.34 亿欧元,同比 2018 财年(49.33 亿欧元)增长 39%,全年增速并不低。

我们再看下 2020 年一季度,云业务营收 20.11 亿欧元,同比 2019 年一季度(15.55 亿欧元)增长仅29%。

要知道,这一增长指标在2019年一季度的数字可是45%。虽说今年一季度企业增长情况受到疫情的很大影响,但对于云业务来说,反而是开疆拓土的好机会。SAP 云业务增速放缓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也让 SAP 感受到了某种危机。

虽然 SAP 向云业务转型取得了阶段性成绩,但公司仍面临来自多个方面的竞争压力。除了 Oracle、Salesforce 这样的传统竞争对手之外,SAP 还必须与快速发展的 SaaS 公司竞争。

SAP 的云业务就是由 Jennifer 负责。她于 2004 年加入 SAP,2017 年成为首位加入 SAP 董事会的美国女性。在她任职期间,SAP收购了 Concur 和 Qualtrics 等公司。Jennifer的离职,除了与联席CEO的弊端有关外,云业务增速放缓恐怕是最主要的原因了。

柯睿安于 1999 年加入 SAP,当时他还是一名学生。他在 2014 年晋升为首席控制官,2016 年又晋升为首席运营官,负责 SAP 旗舰 ERP 解决方案 S /4HANA 的产品开发。HANA 是 SAP 历史上增速最快的产品,在 SAP 产品中的分量举足轻重。

因此,55岁的 Jennifer 离开,39 岁的柯睿安被 Hasso 教授委以重任,以带领 SAP 继续实现“持续的盈利增长”。

多年前,SAP 前联席 CEO 施杰翰曾说过,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要么坐在桌边吃掉竞争对手,要么就被竞争对手吃掉。SAP如何保证自己不被吃掉,而守住桌边的位置呢?

答案是:不断创新。

云业务就是 SAP 保证自己不被吃掉的那根救命稻草,高层震荡则是一场自我救赎的运动。

    本文作者:周效敬 责任编辑:周效敬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周效敬
    企业认证
    企业认证
  • 10篇

    文章总数

    1.62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