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道新周期,财税 SaaS 进入淘金时代

    2022-12-08 楠芳 lv Created with Sketch.

2016 年“营改增”,2018 年“国地税合并”,2021 年“以数治税”……这些大事件都是金税工程的重点项目。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国家的税收征管手段也在不断进化。如 2021 年爆出的“薇娅逃税案”,正是经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


我国从 1994 年开始启动“金税工程”建设,目前已经进入四期阶段。


今年 9 月,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在第三届“一带一路”税收征管合作论坛上的发言透露,中国税务部门正在开发“金税四期”(智慧税务),今年年底将基本开发完成。


SaaS 技术作为科技发展的最新趋势,能够为税务工作填补空白,为企业提供合规高效的解决方案。


从需求端看,在中国税收结构中,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的占比近 60%,又因为增值税实际由企业来缴纳,90% 的税实际由企业作为征收对象,因此面向 B 端的税务软件想象空间巨大。


同时,金税四期之后,企业更多的数据将被税局掌握,监控也呈现多维度、细颗粒,国家的“监控之网”会越织越密,中小企业扩大了合规需求,中大企业加深了精细化管理需求。


从供给端看,政策的倾斜,资本的加注,都为财税 SaaS 的发展提供了机遇。据 IT 桔子不完全统计,在企业服务的细分领域中,2021 年财税服务融资总额约为 66 亿,2022 年受经济环境影响降至 25 亿元左右。


如今,市场上主流的财税软件还是金蝶、用友、SAP、Oracle,在国产替代和金税四期的推动下,赛道迎来新一轮周期,哪些赛道能够脱颖而出,占据市场优势?


为此,牛透社调研了多家泛财税 SaaS 的领头人,对发票类、税务类、财务类、费控类、资金管理类等细分赛道进行了深度分析。尽管他们的细分赛道不同,距离“震心”有远近,但毫无疑问都是“以数治税”时代的最佳实践。


在“金四体系”下的泛财税 SaaS 厂商,如何把握本轮数字化机遇,入水化龙?


新旧切换的发票赛道


“全电发票”打响金税四期建设的第一枪,发票类/税务类 SaaS 受其影响最为直接。


2021 年 9 月,税务总局局长王军首次公开金税四期建设情况:“我们正以发票全领域、全环节、全要素电子化改革为突破口,启动实施金税工程四期建设。”

2021 年 3 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的意见》是“十四五”时期税收改革发展的纲领性文件,意见于第五条明确:“2021 年建成全国统一的电子发票服务平台”,“2025 年基本实现发票全领域、全环节、全要素电子化”。


由此,依靠税控盘赚钱的传统商业模式正在被瓦解,首当其冲的是以航信、百望等为代表的老牌发票厂商。过去,“以票控税”的征管体系下,航信、百望被国家税务总局授权生产和销售增值税防伪和税控系统,在增值税防伪、发票、后端服务诸环节形成双寡头垄断竞争格局。


如今,这种局面正在被以全电发票为突破口的新体系逐渐打破,航信、百望两大巨头不仅被倒逼全面云化、数字化转型,还要面对高灯科技等新兴电子发票 SaaS 对传统市场的蚕食。


在金税三期时期,电子合同迎来了一波快速发展的红利,中大型企业纷纷将电子合同纳入自己的 OA 系统。据不完全统计,2014 年至 2019 年,中国电子合同的市场复合增长率达到了 200%。


到了金税四期,电子发票市场迎来新的春天。据艾媒咨询报告,2021 年我国电子发票年开具数量约为 500 亿,而发票电子化程度仅为 24%,未来 3 年有 3 倍以上增长空间。如果按照 2025 年基本实现全电发票的目标,那么实际增长空间或将更大。


易快报创始人兼 CEO 马春荃表示:“金税三期完成了电子化的过程,将地方税务的底账户汇总同步到国税总局,建立了强大的数据底座。金税四期要求后台底层的数字化,包括开具、流通数据、认证抵扣的全面无纸化,这不仅降低了企业人工运营以及纸质物流的成本,还会加速企业内部信息化建设和数字化转型。”

与银行谈笔生意


金税四期与金税三期相比,新增了电子发票服务平台、电子税务局等系统,此外还要实现与人民银行、 各部委之间的系统联通,以及金三时期系统的国产化替代。据中银证券预测分析,金四系统建设投入将大于金税三期投入,考虑到相关运维费用后,金四时期 G 端整体投入有望超百亿元。


税友股份的业务覆盖 B、G 两端,作为金税工程的直接参与者,它之前已接连中标国家税务总局金税三期工程和多个省级税务单位的税收风险分析管理系统、大数据平台和智慧电子税务局等多个项目。


今年又成功斩获金税四期建设的标志性项目——2022 年 8 月 18 日,中软、税友、方欣联合中标国税总局电子发票服务平台(二期)项目,进一步巩固其在税务信息化领域的龙头地位。


然而,税务 G 端业务入局门槛过高,大部分企业望尘莫及。经调研发现,建立企业 ID 画像,为银行提供数据,帮助银行判断企业信用,是金四时期切入财税赛道较好的应用场景。早在 2015 年,税务和银保监部门就已提出“银税互动”,将诚信与信用挂钩。2020 年浙江先行试点,将企业纳税信用转化为融资信用,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


微村智科董事总经理赵培恩在《金税四期,“天网”时代即将来临》一文中表示:“银税互动现在还仅仅是局限于发票侧,真正的金税四期大数据应用,有些银行已经开始建设属于自己的专门服务中小微企业的事务平台,并通过这些平台给企业做主动授信,以及拿到更多的数字化工具帮助银行批量授信。在金税四期的背景下,这就有了一个新的机会。”


关于银行与 SaaS 企业的关系,小望科技创始人兼 CEO 李彬夷介绍:“国家税务征管体系以大数据为工具,企业要符合国家的征管条件也要进入多维度的大数据校验。因此,我们和银行合作,将业务财税 SaaS 系统与客户收付款流水信息以及账务/报税系统链接,这是打通业财税综合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在这过程中会出现很多介入方,如银行、税务局、财税服务公司,共同展开风险评估工作。”


“企业银”作为当前企业的热点需求,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借助 SaaS 力量重塑“银企直付”体系。司库立方创始人兼 CEO 李静介绍:“打通银企直连后,企业能自动从银行获取交易流水和数据对账信息,支付无需通过 U 盾,直接审批付款。厂商与银行直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需要先通过服务大量有‘连接银行’需求的企业,从服务企业的过程中打通与银行的连接。”

尖刀突进中大市场


在中大客户市场,用友、金蝶占据了主要份额。它们在会计电算化的普及中做出了努力,奠定了市场地位,同时作为国内老牌 ERP 巨头,中大型客户在购买其 ERP 软件时通常捆绑购买财务系统,这又为他们的中大市场地位加上了“双 Buff”。


凭借在财税行业的 30 年深耕,金蝶、用友积累了大量客户资源后,开始开展更多增值服务,业务包括财税咨询、财税培训、信贷业务等。发展至今,他们面向大中小客户衍生了众多产品,如金蝶的云会计、金蝶 KIS 云系列和金蝶云星空等,用友的 T6、U8、U9 和用友 NC 等,进一步加强头部效应。


金税四期以来,中大型企业要求的颗粒度越来越细,横向一体化的财务软件难以满足他们的精细化需求,且随着经济环境的压力,SaaS 厂商都在聚焦赛道,减少不必要的开支,没有精力去开发、运维新的业务线。这就为纵向专业化的财税 SaaS 留出了巨大市场想象空间。

合思·易快报、分贝通、汇联易等费控报销 SaaS 从场景化切入,以“单点尖刀”的作战策略打入财税市场,与巨头共同“分蛋糕”。如今,该赛道已出现多个独角兽,竞争呈白热化趋势。易快报在去年 8 月完成 10 亿元人民币 D 轮融资,由软银愿景二号基金领投,至此已累计完成融资额超过 15 亿元人民币;分贝通基本延续一年一轮融资的节奏,在今年 2 月已完成 1.4 亿美元的 C+轮融资,估值超 10 亿美元。


对于未来,各位领头人已有非常清晰的认知。马春荃在接受牛透社采访时表示:“未来三到五年的主力方向是让无需报销成为企业费控报销的标配,通过无需报销将企业消费从过去的事后管理、报销,延展到事前预算,事中订购,事后的支付以及归档的全链条环节。


在生态方面,连接更多生态合作伙伴和供应商,共同解决客户在费控报销上的痛点。同时,不断强化业财一体化,在无需报销中加入业财融合的理念和解决方案。目前我们已和多家业务系统打通,实现数据间的贯通,形成财务数据化中台。”


深挖中小市场潜力


SaaS 行业一直有“做 KA 客户还是做 SMB”的争论,谈到 SMB 时往往被人诟病 LTV 和 CAC 之间的账算不过来,是门亏本生意。不过,财税管理是众多中小企业的刚需,尤其是会计核算和税务管理带有国家强制性要求和规定,这意味着每家企业都可能是潜在客户。因而,厂商可以减少营销和销售投入,将更多精力花在产品和服务上。


随着金税工程实施,中小企业的税收合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过去企业的税收要求围绕发票展开,在一家小公司里,一个老会计用 Excel 记账报销就能完成全部财税事项,到了金四时期,数据的管控维度更加全方位,“企业经营的电力、水力、人工成本支出,在大数据面前一览无余。”这大大增加企业记账、报税的难度,进一步带动了记账类/税务类 SaaS 的发展。


因此,税友在 B 端的收入大于金蝶、用友不足为奇。据灼识咨询统计,截至2020年税友、金蝶、用友以 8.2 亿元、7 亿元、2.3 亿元的财税 SaaS 收入,分别列居第一、第二、第三的位置。在付费用户数方面,税友以超 500 万的付费用户数领先于付费用户仅有 15 万和 21.7 万的金蝶和用友。


这正是因为税友在中小微市场的绝对优势,它面向 SMB 建立亿企赢品牌,围绕企业的财税、人资、经营风控等管理需求,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以智能化的票、财、税工具帮助企业正确记账、规范纳税。


同时,以云帐房、慧算账为代表的财税代理 SaaS 在近年来也获得高频融资,它们瞄准中小市场,从代账功能切入,向税务管理延申。代理记账 SaaS 几乎与金税三期同步起跑,在 2018 年-2019 年达到发展高峰,随着金税四期的启动,或将迎来新一轮周期。


此外,自动计税的软件应用也在从中大市场往下渗透,这一赛道的头部尚未出现,如果厂商能够通过规模化,凭借 SaaS 订阅制的优势,将其单价定在中小客户群体能够接受的合理区间,未来可期。


做中大难的是服务,做中小难的是产品。中小客户的管理规范化程度不高,对于自身需求不够明确,“什么功能都想要,又不知道自己到底缺什么”,这就对产品的标准化提出了高要求。厂商既要对中小客户的需求高度提炼,又要提供大全套  or 单模块的高性价比选择。


联道云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周双全表示:“金税四期最大的变化是税务局完整地掌握了企业及其股东、管理层的资金流向,让企业‘账实不符’等问题无所遁形。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对财务系统的要求提高,从以会计核算为主,变成帮助企业建立高效运营的财务系统。”


他认为,高效的财务软件应是运营型而非核算型,其特点是:一体化、多公司集中管理、OA 化、实时核算。其中,一体化是中小企业的刚需,金税四期的到来将推动中小企业一体化应用的发展。


业财一体进入新阶段


“业财一体化”要求企业将相对独立的业务系统与财务系统打通,以解决数据维度不统一、企业的财务决策与业务进展脱节等问题,这与智慧税务的目标十分契合。


今年 9 月,王军局长在第三届“一带一路”税收征管合作论坛上的发言中,指出“深入推进系统融合,实现税收征管集成化。近年来,我们聚焦解决信息‘系统林立’和‘数据烟囱’问题,从全局视角整合各类税务应用平台。”


“我们逐步将业务系统和行政管理系统与内部控制平台有机对接,使内控监督规则渗入业务流程、融入岗责体系、嵌入信息系统,通过多系统融合、一平台集成,实现了对税收征管各流程、内部管理各环节的集成式风险识别防控。”


业务场景建立在客户的核心业务上,往往会引起信任问题。李彬夷表示:“信任取决于客户的数据是否透明。数据透明化现已是必然趋势,在‘以票控税’的时代,不开票就没有税,而在‘以数治税’的时代,只要有业务发生,无论开票与否,都会有税产生。让工具方介入,基于数据为企业作甄别,哪些不用缴税,哪些是核实缴税,这才是正规的合法企业经营。”


业财一体化是每位财税人的共同命题,通过财税 SaaS 们多年来的探索,已发展成为多种模式。依据此次调研结果,牛透社将“业财融合”的途径分为三类。一类是由行业化为导向,深入客户行业做业财税的解决方案;另一类是 OA+财务,打通业务端、财务端和票据端的数据做一体化解决方案;还有一类是单点切入+生态策略,连接主流 ERP 软件和消费平台,打通上下游。


以小望科技为例,其定位是为企业提供业财税一体化行业解决方案。李彬夷认为,中国要快速实现业务数字化、财务数字化和税务数字化。税务信息化已经走在前列,接下来要建立业务、财务、税务数字化的闭环。当前市面上很多预算和报销软件,主要解决的是企业内部管理问题,而非企业内部业财税的流转问题。


业财一体需要深入行业,在每个行业里深耕一到三年。比如,做物流解决方案,需要了解客户车型、运输路径、海陆运方式等;做餐饮解决方案,需要了解正餐、快餐、外卖等行业的 Know-how;做酒店解决方案,需要对星级酒店、连锁酒店、快捷酒店进行细分调查研究;做电商解决方案,则需要对主流平台 (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类型 (直播电商、传统电商) 等充分理解。


总而言之,财务理解和行业思考要融合业务场景,这样才能形成业财税 SaaS 的最大护城河。


抢占未来蓝海先机


在企业中,资金管理是财税的重要职能,然而在这个赛道的企业服务商数量不多,融资频次也相对较低。这是因为我国企业发展的管理水平偏低,对资金管理的需求不够迫切。但随着金税系列工程落地,企业对资金的管理将上升到战略高度。


对政策的把握不能拿着放大镜看单条文件,而是要在政策脉络寻找蛛丝马迹,在关联文件中嗅出产业趋势。李静谈道:“产业互联最重要的是企业互联,企业与企业之间最多的联系是签合同、开发票和付款,因此在智慧税务的推进中,电子合同、电子发票、企业支付赛道都是利好,当这三件事打通也就构成了业务流、数据流、资金流的三流合一。”


从税务监管角度来看,国家在产业互联上的动作最初是在构建数据底座,然而数据互通需要将所有企业软件放在云上,还有很多企业没有完成上云和数字化转型,其次是业务流,各行各业的业务系统纷繁芜杂,难以统一,最后是资金流,有买卖就会与银行打交道,就会产生支付、对账、发票、回单。


司库管理在海外是较为成熟的财资管理模式。它能自动归集、下拨资金,提升支付效率,形成企业资金库,也就是“司库”。当资金周转效率提高,企业不仅能够随时掌握资金盈余,还可以形成内部银行,进行资金预算管理、投融资管理。


然而,国内企业在企业司库这个方面,还没有前进到第三阶段-司库管理,严格来说,还属于第一二阶段,即财务范畴的现金管理 (Cash)和企业银范畴的资金管理。今年,国资委在 3 个月内连续颁发了 2 则红头文件,向大众强调了加快司库体系建设和加强资金管理的重要性。


李静表示,在她提出要做司库 SaaS 时,国内几乎没有人提到这个概念。她的公司司库立方成立时间是 2017 年,产品孵化时间却是在 2015 年,用 7 年时间形成了“SaaS+PaaS+微服务”的架构。经过多年耕耘,司库立方已成长为司库 SaaS 领航者。


由此可见,只有对政策和市场保持足够敏感度,才能赢得市场的第一波红利。

结语


理想状态下的市场经济就像水一样灵活,会根据周围环境的变化而调整自己。但是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和企业发展的管理水平还不够成熟,需要一些约束条件。


对比美国的税制制度,它们的直接税/个人所得税占到税收收入的重要部分,同时税务由地方管理,Intuit 就是生长在 C 端的土壤上。而中国属于“全国一盘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统一税制,同时受数字化程度和人口地域影响,需要从“上机”到“上网”再到“上云”逐渐升级。


目前,中国税收征管已经历了“经验管税”和“以票管税”两个时期,正在向“以数治税”时期迈进。游戏规则已变,需要所有企业适应新规则。既然国家在“以数治税”,企业也要“以数管业”,以财务视角制定管理策略。


近年来,中国财税 SaaS 市场持续呈现高速增长态势。据灼识咨询白皮书,2016 至 2021 年保持着 32.5% 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在 2021 年达到了近百亿的规模。而在未来几年仍有 25.9% 的复合年均增长率,预计到 2026 年将超过 300 亿元。


在这样庞大的市场里,未来十年很难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而是多元化竞争。SaaS 作为科技新力量,应踩在政策的“鼓点”上,为企业的信息化建设和数字化转型“搭桥铺路”。


大道不孤,顺势而为,共创“数治时代”。

参考资料:

01. 赵培恩:金税四期,“天网”时代即将来临,钛资本研究院

02. 《中国财税SaaS行业白皮书》,灼识咨询

03. 电子发票SaaS开始赛跑了, 刘旷

04. 税务软件—税务市场的数字化新机遇,云岫资本

05. 国产化替代路径(财务软件篇),阿朱


    本文作者:楠芳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新闻
  • 楠芳
    媒体认证
    lv Created with Sketch.
  • 33篇

    文章总数

    13.77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