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领域变迁”的视角,来看钉钉的PaaS化战略

1.png

文丨智能相对论

作者丨陈选滨


知名学者郭朝晖博士在其文章《科技活动中的“领域变迁”和“关键变迁”》提出这样的一个观点,他认为:“科技的发展,其实往往是在‘领域变迁’、‘关键点变迁’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而不是‘一条道走到黑’。”


什么是“领域变迁”?他举了一个目前工业场景中最为普遍的例子,从自动化到智能化的升级就是一次“领域变迁”:同样是面对工业流程问题,当前的工厂正在跳出封闭的自动化系统,摆脱以往的“建立模型-提出要求-数学推导-仿真验证”的套路,进入一个相对开放的智能化系统,通过对人的知识、实践经验的数字化来解决工业流程的管控问题。


在这个过程当中,看待问题的角度与解决问题的方式都在改变,变得更开放,更兼容。而这也让《智能相对论》想到了日前在“科技向实·万物生长”2022 发布会上明确只做一件事的钉钉,更确切地说,是只做 PaaS 化的钉钉。

 

钉钉的 PaaS 化,实际上就是一种“领域变迁”。


同样是解决企业数字化问题,钉钉不再“一条道走到黑”,用 SaaS 能力一个个地啃下各大行业、企业,而是“迁移”到一个更开放、兼容的领域,即 PaaS 化,想要跳出既定的套路,来通过底层能力+开放生态的协同来满足企业数字化需求。


在这种“领域变迁”之下,旧领域与新领域之间必然会存在着权益与主权的让渡、捍卫等问题,也就是钉钉总裁叶军(花名:不穷)在发布会上反复探讨的“边界问题”。而这接下来必然会成为钉钉需要面临与解决的关键问题所在。


权益的让渡

权益的让渡是“领域变迁”的一个关键点。如果做不到,那么这场“领域变迁”大概率是做不成的。


尽管我们可以把这种“领域变迁”认为是一个升级(或进步),但是从一个旧领域迁移到另一个新领域本身就必然存在着一定的代价,即让渡旧领域(对于钉钉而言,也就是 SaaS 市场)的大部分权益。


而钉钉的 PaaS 化战略之所以可以视作是一场“领域变迁”,就在于在此次发布会上,钉钉确实令外界看到了它对权益的让渡。叶军为钉钉与生态伙伴划出来的三个边界,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第一个边界:不做自研的硬件,钉钉的硬件开发团队负责做标准、做协议、做容器、做对接、做生态,具体的硬件产品交予钉钉的生态伙伴来做;


第二个边界:不做行业化的产品,像政务、医疗、金融、教育等热门行业的解决方案交予行业垂直玩家,钉钉负责 PaaS 层的基础建设,做协同。


第三个边界:不做企业角色化的专业应用、通用应用,比如涉及人财物事产供销研等等,都交给钉钉的生态伙伴来做。


这三个边界,既是钉钉与生态伙伴之间的边界,实际上也是钉钉为旧领域(SaaS 层)与新领域(PaaS 层)划分的边界。在边界之内的大部分权益,钉钉不再动,让渡给生态伙伴,核心向 PaaS 层迁移。


做到这一点,钉钉才有可能继续完成这一次“领域变迁”,实现 PaaS 化与真正的生态开放。


变迁的可能


以上,划出边界,是钉钉让渡权益,想要完成“领域变迁”的诚意与决心。但这场变迁的可能并不仅仅取决于钉钉的诚意,更多取决于钉钉所面临的两点现实问题。


其一,钉钉想要让渡权益,但是“让多少”,又或是“今年能让多少”的问题,这些或许都不是钉钉内部或是叶军所能拍台决定的,而是市场决定的。


钉钉需要赚钱——这是今年发布会上钉钉明确传达出来的信号。那么,如何保证钉钉稳定在 PaaS 层,把商业模式走通,才是接下来影响钉钉“领域变迁”的关键要素。


目前,钉钉的商业模式由三部分构成,一是“三专”版本的年费模式,二是开放平台的分润模式,三是硬件许可模式。从这三条商业路径来看,钉钉的商业重心明显向 PaaS 层转移,更多盈利的空间主要来自于钉钉作为底层产品和开放平台给企业客户和生态伙伴提供的服务。


在这种商业模式之下,钉钉的盈利能力就不得不寄托一部分给生态伙伴。那么,此时的钉钉生态是否真的值得托付?


从数据来看,截止 2021 年 12 月底,纯钉钉生态伙伴总数 4000 家,包括 ISV 生态伙伴、硬件生态伙伴、服务商、咨询生态和交付生态伙伴等。其中,在过去一年多,钉钉上营收过千万的ISV生态伙伴数量新增11家,钉应用数增长 5.56 倍,钉钉上的低代码应用数超过 240 万,钉钉上所有开发者数量超过 190 万。


过去的 2021 年,钉钉生态欣欣向荣。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钉钉最终选择了退让与托付——更多资源向生态伙伴转移,钉钉转向 PaaS 层做基础能力强化——从 APaaS 延展到 BPaaS,钉钉重磅推出“酷应用”,将低频应用拉进高频场景,全力盘活整个钉钉生态里的应用。


这是钉钉目前为整个平台生态与商业模式铺开的路。但,这条路究竟能否走下去,以及所带来的商业利润最终能否符合钉钉的预期,很大程度上就影响了接下来钉钉的“领域变迁”,即 PaaS 化。


其二,钉钉所面临的第二个现实问题,即是技术上的问题。尽管钉钉想要迁移,但其是否具备做好PaaS层的技术和能力,也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过去,叶军对钉钉一直崇尚在战略上实现领先,其余的音视频基础能力等到了后面再逐一打磨和补充。如今,钉钉走在 PaaS 化的关键时刻,接下来所要考验的也就是钉钉过去所忽略的基础能力。


钉钉对于自己的这个问题不会不知。在今年 3 月份,钉钉就刚刚买下了拍乐云,一家专注于音视频平台服务的公司,旗下拥有国内首个 AV1 实时视频引擎 Pano Venus。同时,其创始人赵加雨更是直接加盟钉钉,出任钉钉音视频事业部一把手。


从公司到团队再到核心技术,钉钉对拍乐云的“全员收编”,其意图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补足钉钉在音视频 PaaS 层的基础能力。


总的来说,钉钉的“领域变迁”是否可能面临着两个难点,一是商业模式是否走得通,二是底层能力是否支撑得起来,前者是商业上的博弈,后者则是技术上的投入,钉钉接下来还得一边想着赚钱的路子,一边花钱补回原来的空子。


变迁的必要


今天,钉钉所面临的不仅仅是一个品牌模式的转变,实际还有整个行业未来路径的抉择。也就是说,“领域变迁”并不只是钉钉的事情,已经扩散成为整个行业的事情了。


什么意思呢?在企业数字化的道路上,各行各业的企业都在思考数字化,看待问题的角度趋于开放化,解决问题的方式也趋于多元化,甚至远远超出了钉钉的预期。


在发布会上,叶军“坦白”了两个比较有意思的点,一是钉钉是没有办法“吃掉”所有行业,每个行业都有一定的门槛,有些专业性的东西钉钉可以做,但不一定能做好;二是,有些生态伙伴对于钉钉的应用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他们(指生态伙伴)根据自己的业务流程特点构建了一系列高效便捷的应用,令人叹为观止。


简单来说,一、钉钉的 SaaS 天花板已经看得见了;


二、企业以及生态伙伴的数字化创新能力正在不断呈现出来,放大、强化。


在这种趋势下,实际行业层面的“领域变迁”早就已经发生了,而钉钉必须顺势而为,找到自己的下一个领域关键点,也就是 PaaS 化。


那么,行业层面的“领域变迁”是什么?简单来说,是一种思维模式的转变,从「SaaS+」到「+SaaS」。


「SaaS+」是一种以产品为主导的思维,就像过去钉钉作为协同办公软件所主导的企业数字化。在那个时期,企业其实对数字化并不理解,其数字化进程更多是建立在成熟的 SaaS 产品之上,即钉钉有什么数字化功能,就用什么,改造什么,被引导着走上数字化道路。


「+SaaS」则反过来,是一种以业务为主导的思维,就像钉钉当前部分生态伙伴所做的。他们对数字化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理解,在基于业务流程需要的情况下,才会采用 SaaS 工具对业务流程进行数字化改造,有着强烈的主动意识。


这个时候,钉钉就已经从「主角」被迫降为「配角」了,一个通用的 SaaS 软件很难再深入地去为企业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了,取而代之的是更专业的、深耕某一行业的垂直 SaaS 厂商,或者企业的业务专家等。


比如,在今年年初,柳钢的工人彭期文在钉钉上仅用了 30 分钟就通过低代码开发搭建起了一款“核酸检测登记”应用,迅速对接厂里的核酸检测需求。


2.png


这背后意味着什么?零零散散具体的业务或流程所需的数字化应用已经慢慢地不再需要钉钉的团队来响应了,而是企业内部(或是第三方 SaaS 垂直厂商)就能解决。


钉钉所能做的还有什么,要么向企业端更靠近,做更专业的定制化服务;要么向 PaaS 层转移,提供更兼容、更开放的底层技术和平台支持。前者是老路子的深耕,后者则是新领域的开拓,而钉钉选择了后者。


后者,也就是“领域变迁”,所带来的结果即是更繁荣的生态。简单来看一组数据,截止2021年12月底,钉钉上的低代码应用数超过了 240 万——由此所能看到的,大概率就是钉钉 PaaS 化的一个缩影。


我们甚至也可以假设,或许也正是看到了这样的生态繁荣,才坚定了钉钉 PaaS 化的决心。


主权的捍卫

最后一个问题,是钉钉的主权问题。跳出旧领域,钉钉需要让渡一部分权益,那么跨入新领域,钉钉是否需要捍卫某些主权呢?


答案是肯定的。比如,用户的注意力与品牌的认知感。


“酷应用”作为今年发布会的一个重磅产品,其作用非常微妙——在叶军的介绍中,“酷应用”将实现从“人找应用”到“应用找人”的体验升级,尽可能地帮助生态伙伴进行低代码产品推介和增加使用频率等。


但,实际上这在利好生态伙伴的同时,也在巧妙地捍卫着钉钉本身的主权。基于“酷应用”,用户不再需要切除钉钉的窗口,直接在一个窗口内就能使用第三方开发者提供的低代码应用,很好的解决了窗口与窗口之间的跳转与割裂。自此,用户所有的注意力都将尽可能地集中在钉钉的窗口内,不必分散、转移到第三方生态伙伴的应用窗口。


可以说,这是钉钉对自身主权的一个捍卫,也是一个阳谋。


由此可见,钉钉想要做的不仅是企业服务的一个超级入口,更是一个超级窗口。


在这场“领域变迁”的过程,钉钉希望每一个人都是赢家,而它则是最大的一个。

    本文作者:智能相对论 责任编辑:牛透社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智能相对论
    智能相对论
    个人认证
    lv Created with Sketch.
  • 95篇

    文章总数

    31.27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