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狂欢,不动产的灾难?

    2022-01-25 牛透社 lv Created with Sketch.

元宇宙.png

文 | 吴林 牛透社


一周前,微软公司发布声明称,公司将以每股 95 美元的价格全现金收购动视暴雪,包括动视暴雪的净现金在内,交易价值 687 亿美元。


往前追溯,2021 年 12 月 26 日,百度宣布与英伟达达成协议,双方合作共建 AI 元宇宙。而百度 Create 2021(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则是在一个名为“希壤”的元宇宙空间中举办的,“希壤”也是百度仅用一个月申请下来并发布的元宇宙商标。


美东时间 2021 年 10 月 28 日,扎克伯格则宣布将 Facebook 改名为 Meta,这是元宇宙 MetaVerse 的前缀,意思是包涵万物无所不联。这意味着曾经的 Facebook、如今的 Meta 将 all in 元宇宙。


时间再往前推,2021 年 3 月,元宇宙第一股 Roblox 在纽交所上市,市值曾高达 770 亿美元,风头盖过暴雪、Take Two、EA 等游戏领域的上市公司。


回溯这一年的科创界,元宇宙成了最热门的词。但如同牛透社一直秉持的观点以及对产业互联网的关注,我们认为,AI 也好,元宇宙也好,都需要找到有价值的场景去落地。


刚好上周和不动产圈的从业者聊,有人提到元宇宙的到来会对不动产形成冲击,其认为,当元宇宙时代真正到来,人们可以在元宇宙中办公、逛街,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办公空间、商业空间,会进一步推高不动产的空置率。


就这个有意思的观点,牛透社采访了一些不动产圈人士,希望探讨元宇宙与不动产这个领域和场景的结合。


元宇宙:网络 3.0+ 区块链+AR/VR


1992 年,Neal Stephenson 在科幻小说《雪崩》中提出了“metaverse (元宇宙)”和“虚拟形象(Avatar)”这两个概念。小说描绘了一个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在这里,人们用数字化身来控制,并相互竞争以提高自己的地位。


2021 年 12 月,“元宇宙”先后入选《柯林斯词典》2021 年度热词、“2021 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和《咬文嚼字》“2021 年度十大流行语”,可见其在 2021 年度的流行程度,因此,也有人把 2021 年称为元宇宙元年。


在共享际联合创始人贾晓萌看来,元宇宙并不是新鲜玩意儿,可以理解为网络 3.0+ 区块链 +AR/VR 的结合体。


在 SMART 度假产业专委会秘书长、AIM 国际竞赛组委会主席王旭眼里,元宇宙类似于盗梦空间那样的场景,不仅仅是空间的延伸,还有时间、意识的延伸。


他担当组委会主席和评委的 AIM 竞赛正在组织一群充满创造力的设计师们在元宇宙环境中创建新的空间逻辑和应用场景,甚至试图重构元宇宙建筑与生活哲学,试试看,“在元宇宙的世界中,当重力与资本不再成为限制建筑的首要条件,建筑是否会更回归人本?当结构与材料更随心所欲,设计师是否有更多精力关注用户的心理诉求?”


看起来,在不动产的产业链条中,建筑设计师们总是最先拥抱革新的群体。


在 B 站发布的一支视频中,著名建筑设计师马清运称,在元宇宙,他还要继续修房子,要修得“像鸟窝一样”。


而如果说,这样的表态离落地还有点远,建筑设计师张贤铭则已经开始了在元宇宙盖房子的探索。


身为远大集团芯建总经理兼集团副总、蓝天实验室科技联合创始人,他的团队在元宇宙中用远大“装配式”建房的方式盖了一栋楼,并且去模拟、计算其碳排放。他希望通过“可视化”未来社区里人们碳中和的行为来呈现更多的内在价值,而“这种体验和价值可能是元宇宙性的”。


一个平行的世界正在缓慢展开


最近牛透社记者在和同行交流的时候,听到一个新词:ELG(Environment-led growth,环境驱动增长),这是相对 PLG(Product-led growth,产品驱动增长)和 SLG (销售驱动增长)模式而言的。可以说,元宇宙的火爆正是 ELG 的模式,如果没有疫情的爆发和常态化,线上行为大幅增长,元宇宙不会在短期内爆发。


事实上,如果简单地将元宇宙理解为一个线上的世界——只不过这个线上的世界比之过往更立体、更沉浸式的话,这个世界早就实现了:在电商冲击实体购物中心的时候,在外卖盛行、“宅经济”快速发展的时候,在疫情常态化、在线办公和实体空间的办公相结合、敏捷办公更为盛行的时候,就已经实现了。


而在很多人看来,那个更立体、更沉浸式的“元宇宙”要真正到来,还需要漫长的时间。


从硬件上看,目前技术能力还无法匹配人们对元宇宙的热望。


英特尔高级副总裁 Raja Koduri 就曾指出:元宇宙可能是继万维网和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个主要计算平台,但是当下的计算机、存储和网络基础设施根本不足以实现真正的元宇宙,而是需要目前服务器 1000 倍或以上的集群计算性能。


因此,英特尔开发了被认为将是元宇宙中重要基础设施的持续计算技术(Continual Compute),以解决低性能设备无法有效运行高性能要求应用的问题。


王旭也认为,目前所谓元宇宙的技术和屏幕显示的效果,还无法替代真实环境的同步感与信任感,而疫情越是导致线上化,越让人感受到线下直接见面的重要性和高效率。


好房通创始人林雨也表示,人的情感需要触摸和拥抱,元宇宙做商务和游戏场景还勉强有点市场,落到其他业态之中目前看来还不太可行。


果壳特约作者、谷歌程序员叨哥则在发布于果壳的推文《我在元宇宙里逛了半天,就进入了贤者时间》中提到他在元宇宙里实在太晕了,“难以想象如何像扎克伯格说的那样,在 VR 世界工作、学习、生活待上一整天”,因为“元宇宙可真糙啊”。


与此同时,叨哥还点出了元宇宙当下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内容:“针对缺少好内容,Meta 说要拿出 1000 万美元的‘创作者基金’,但这对于创造一个世界而言,是远远不够的。在 Meta 设想元宇宙的宏图之中,目前的 Horizon Worlds 大抵处于新世界的‘石器时代’。离构建一个完整的,大家可以自由玩乐、购物、工作的‘虚拟时空’还十分遥远。”


贾晓萌也称:如果只是游戏,总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这与空间无关,只与需求相关。


说到底,现实的空间也好,元宇宙空间也好,都需要优质的内容去填充,用优质的内容去吸引人群聚集,这才是现实世界和元宇宙世界空间运营的真谛吧。


而这两者之间,绝不是对立和相互替代的关系,而是如同两个平行的世界并立而行,自然发生,如同《人类简史》中说的:“只要有可能发生的事,就是自然。”


结语


办公空间的运营者、星库空间创始人白羽说:“元宇宙和现实宇宙,是人类两个相反纬度的探索。前者是探索精神的无限可能,后者是追求物理的极限。


在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概念兴起的时候,马斯克的火星计划也在走向实现。两者看似背道而驰,其实关系密切。因为随着我们生存空间的拓展,我们也需要更强大的精神世界去支持人类脆弱且无处安放的灵魂。


如果以这两个纬度为参照,长远来说,我并不会担心物理空间会更多还是更少,因为我们空间运营商的使命,始终都是帮助人类创造更美好的存在环境,无论这个环境存在于数字宇宙,还是浩瀚星空。”


用这段话和所有空间——不管是物理空间还是数字空间的运营者共勉!


    本文作者:牛透社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新闻
  • 牛透社
    牛透社
    个人认证
    lv Created with Sketch.
  • 970篇

    文章总数

    795.5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