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SaaS 二十年的进化

图片


中国 SaaS 在刚刚经历 2020 年全球爆发的疫情之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光时刻,与其说是高光时刻,不如说蛰伏数年终于迎来了爆发。由于一直深耕在这个领域,我们一直把 To B 互联网称为企业互联网或者是产业互联网,而它所经历的过程与 To C 互联网的历程几乎相似。


To C 消费级互联网第一次泡沫破灭是 1999 年,一直到经历了 2003 年非典之后,随着电商的崛起,互联网真正进入蓬勃的发展期。而互联网的崛起,有四个不可或缺的因素:网络的普及;各种网站的丰富;网民的习惯;以及政策的推动。


这四个因素分别对应技术和工具的普及、厂商和应用的丰富、用户的成熟,以及政策的推动和引导。


To C 互联网经历了 2003 年“非典”的洗礼,2004 年快速崛起。从 1999 年跌落到 2004 年崛起,中间间隔了 5 年时间;To B 互联网同样经受住了 2020 年“新冠”的考验,而 SaaS 上一次走向低谷是 2016 年下半年,从波谷到波峰中间同样间隔了 5 年。


中国 SaaS 真正的历程要从 1999 年开始说起。如果忽略 2011 年之前的若干年看中国的 SaaS,这是不完整的。中国的 SaaS 行业和 To C 互联网一样经历了跌宕起伏的过程,在 To B 领域,To C 的历史会再一次重演吗?

从 ASP 说起


在国内如果把 ASP 算作 SaaS 的前身,那么,要盘点的这个时代就已经过了 20 个年头。其实,不论是 ASP 还是 SaaS,它们都是从企业软件领域切入,以此出发走向了别的领域。ASP 当时只是一个过渡技术和形态,很快就被 SaaS 所替代了。


这里有个笑话,ASP、SAP 和 SPA 在当时很多人傻傻分不清楚,直到 2003 年,大家才能很清晰地分辨。ASP 在当时很多人的认知里是一种网站开发程序,后来被风行的 PHP 代替,这也是人们对 ASP 的早期认知。


然而,上面所说的 ASP 是 Active Server Pages(活动服务器网页),它与这里要谈的 ASP 并不是一个东东,这里所说的 ASP 是 Application Service Provider(应用服务提供商)。它是为用户提供配置、租赁和管理,基于因特网产业而生的一种服务模式。


就像 Salesforce 的创始人贝尼奥夫度假时在海滩上畅想的一样,通过 ASP 让软件交付做到像亚马逊交易商品一样简单。但是,ASP 依然有其受限的地方,虽然是以网络的方式提供服务,但是每家企业用户是单独的一套代码部署,单独的数据库,企业客户全部维护起来的难度极大。


当时,国内关注 ASP 模式的服务商也有,但是极少。细究原因,一是他们对该模式质疑;二是当时网络等基础环境不完善,这也造成了 ASP 在国内的昙花一现。而在 国外,风靡一时的 ASP 也很快被后来的 SaaS 取代了。

SaaS 的四段进化


以 20 年的时间来看,这个时代可以切成四段:

第一段:1999 年-2005 年,ASP 时代软件服务化


这个阶段只能称之为“软件的互联网化”,只是提供服务的方式在线化,算是萌动期


2000 年前后,国内网络的普及还处于相当早期,北上广深杭的网络也只是起步阶段。现在依稀记得吱啦啦地拨号上网,以及两根 ADSL 合起来达到 256 K的网速,那时已经觉得快得不得了,可见,当时企业上网还是一件“奢侈”的事。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软件网络化的进程可想而知。没有 ASP 生长和运营的基础环境,这个阶段的 ASP 或者 SaaS 都只能在“实验里”徘徊,并没有被企业认知,充其量是软件厂商的自嗨。

第二段:2006 年-2011 年,2008 年云计算明确了 SaaS、PaaS 和 IaaS 的三层框架


在第一波 SaaS 创业者面对“是放弃,还是坚持”的时候,云计算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希望,这个阶段算是 SaaS 初期


2008 年算是云计算进入中国的一年,到现在已有 11 年,那时各地在建“云农场”、“云基地”等。阿里云 2009 年成立,也标志着中国运行云的基础环境逐步完善。3G 和移动终端的普及,也让云变得唾手可得。

第三段:2011 年-2019 年,资本加盟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SaaS 迎来了第二个发展黄金期,资本市场开始关注SaaS 市场,互联网巨头也发力。


SaaS 市场,这个时期算是发展期


2011 年之后出现了大量的 SaaS 创业项目,它们的出现也带动了互联网企业的发展。经历了这个阶段的人都知道,2014 年之后,资本的涌入让整个行业变得极其浮躁,很多项目被抢投,资本跟风严重。2017 年资本变得理性,大量资本由跟进变成观望状态。SaaS 企业的融资变得困难,这时创业者才逐渐从关注估值回到关注价值本身。


这三个阶段里出现了太多的 SaaS 厂商,也出现了太多的伪 SaaS 厂商,他们对行业的发展都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第四段:2020 年,新冠疫情


2020 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很多 SaaS 企业的节奏。


疫情的到来,让绝大多数企业陷入恐慌。但很快,在疫情的推动下,中国的数字化却呈现出了不一样的景象。疫情之后,我们也全部开启了远程办公模式。每天我都会与行业里的创始人通电话,一是问候,二是聊聊行业的变化。


电话聊过之后感触很多,但是让我记忆深刻,或者会影响行业的故事有两个:


故事一,来自小鹅通的创始人鲍春健(下文称“ 老鲍”);


故事二,来自北森云的董事长王朝晖。


小鹅通是典型的小客户服务模式,北森云是标准的大客户服务模式。

故事一:商机暴增的小鹅通


在疫情之后,企业线上培训和直播爆发性增长,小鹅通是其中的一个受益者。老鲍说疫情以前,小鹅通一个月的线索量大概是 8000~9000 条,而现在,一天的线索量就超过 9000 条。


由此,这也给他带来两个很大的困惑:


一是,快速应对用户激增带来的产品和技术运维的压力。老鲍说现在有很多直播单场观众就达十几万人,给服务器造成的压力可想而知,他整天担当 CTO 的角色;


二是,快速构建线索和客服团队,将商机转化出来。现在的小鹅通,正在以 N 倍的加速度狂奔……

故事二:大客户多种部署方式的北森云


当时和北森云董事长王朝晖聊到疫情对他们影响的问题,他说刚刚开了一个大客户的线上启动会。客户明确要求,不需要到现场部署,所有的服务和交付都通过远程来完成。


这可能会带来两个变化:


一是,未来大客户的部署方式增加,除了现场部署,还可以远程部署,根据需求选择即可;


二是,客户逐渐接受远程部署和实施之后,SaaS 企业才能成为真正的 SaaS 企业,完成自己线上化的能力打造。


我几乎关注了中国 SaaS 发展的四个阶段,从 Salesforce 吹响在线化软件号角那一刻起,他们明确打出了“No Software ”的旗帜,然而时至今日 20 年过去了,中国企业才刚刚进入应用 SaaS 的时代。


当时针转到 2021 年——我们认为数字化普及开始的年份时,变化也才刚刚开始。我们试着把时间缩短,去观察从 2014 年到 2021 年这七年间 To B 行业的变化。

战场变了


由于长期跟踪 SaaS 领域的创始人和企业的 CIO(首席信息官)两类人群,我对“战场变了”这句话感触更深刻。有趣的是,观察一件事情时,当你把时间拉长到五年,甚至十年,这件事会变得清晰,并且有规律可循。

"消失"的快递


记得 2019 年,我报名参加了 MINI 创业营,当时班上有个同学是天津人,我们都叫他小龙。每天晚上,我们都会约着去喝酒,慢慢也就了解了他公司的业务——主要为保险公司快递保单,本地关系够硬,属于资源型的业务。


我就开玩笑地说:"你这生意很快就没有了。"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很简单,在线化和数字化会让保单快递业务锐减,或者消失。电子签约和电子合同正在改变很多行业,比如前几年火热的互联网金融是首先被改变的行业,你很难想象一个快速交付和履约的业务,若不在线化,所带来的窘境。如果在网上做一个业务,不是即时用电子签约完成,而是等合同的来回快递,那黄花菜都凉了!


没想到的是,时至今日,顺丰的收入面临巨大的问题,表面看是合同和发票快递业务的锐减,而背后的核心却是业务线上化和数字化所带来的改变。接前面的一句话就是"战场变了"。战场变了之后,无论再如何优化内部效率都无济于事,可能让自己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


几年前和京东的一位副总裁聊起电子发票的起源,他说第一张电子发票是从京东产生的,京东必须解决发票电子化的问题。当时,京东处理发票这件事的团队已经有 2000 人之多,想想都可怕,这些人每天只是重复地干一件事——开发票。而手工开票会存在错开问题,还要把原发票收回,再次重开。这中间不仅仅是 2000 人的运营成本,还有来回的快递成本。所以京东必须把发票电子化。


钛媒体联合创始人万宁分享的一个小故事会让大家有共鸣。在这个故事里,某实业企业的董事长说:“你们不要跟我讲数字化,数字化本身不就是业务吗?”


对此,深以为然。


电子签约是业务,电子发票是业务,数字化也是业务。如果将 2014 年到 2021 年这七年看作一个完整的周期,我们能深切地感受到整个行业或者产业的改变,这种改变越来越剧烈。

产业的改变


我们能看到的一个趋势是,在线化发生之后,无论是企业(传统企业)还是厂商(企业软件厂商)都在发生本质的变化。头部企业建平台,中尾部企业上平台。不论是贝壳,还是美的,亦或是华住,他们都在从一个单体的企业走向一个行业赋能的平台。


两年前,用友董事长兼 CEO 王文京讲“未来只有两类企 业,一类是平台企业,一类是平台上的企业”。当下看来,佩服王总对产业和行业的洞察力。


然而,随着形态的改变,平台正引领企业从增量市场走向存量市场,市场空间也从此被数倍、百倍、甚至千倍放大。

企业的改变


这个故事我讲过几次,我们每年都会更新「中国企业服务云图」,每次更新我都会快递给某日化企业的 CIO 好友。2018 年,他对我说,他可以整理一份日化企业的云图。我特别感兴趣。当第二年我们云图发布前,我打电话给他询问日化云图的进展时,他告诉我,他们所处的行业变化太快,云图不知道如何下手了。


我当时很诧异,问其究竟。他说,他已经无法判断自己所在的企业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说是制造企业也对,说是营销文化公司也对。该企业的运营侧重点,极度关注前端客户的快速影响和后端的柔性制造。而原本以管理为主信息系统的价值变得越来越小,成了为哑铃两端业务输送数据的管道。


在线化正在改变企业的组织结构和运作方式。

厂商的改变


在这七年间(2014 年~2021 年),厂商的改变是巨大的,不论是创新公司还是成熟公司。


整个云的产业被资本持续看好,也给行业注入了非常多的资本,让优秀的企业能够脱颖而出。牛透社做了个不完全统计,在 2014 年到 2021 年期间,上市的企业服务公司有 21 家,他们的上市也将影响整个行业和产业。


在这个周期里,成熟公司为其转身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以用友为例,其发展经历了几个阶段:1.0 时代的财务软件是部门级应用;2.0 时代的 ERP 是企业级应用;3.0 时代的 BIP 是平台级应用,连接社会级生态。


厂商的演进路线一步一步从管理工具走向了赋能平台。

政策的改变


曾和王文京聊起行业的变化,他说政策的大力推进是利好,"十四五"中数字中国战略明确提出,政策成为数字化产业最大的 Marking。是啊,这对产业是幸事,对企业也是幸事。


简单回顾"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和"十四五"中对数字经济关键词的描述:

回顾“十一五”规划,关键词是信息化、局域网、PC、互联网、3C;

回顾“十二五”规划,关键词是移动互联网、电商、云计算、大数据

回顾“十三五”规划,关键词是4G、互联网+、人工智能;


“十四五”规划有四个重要的点,分别是:五年规划中首次提出的“强化国家战略力量”科技自立自强, 形成国内大市场,构建双循环的发展格局;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乡村振兴,绿色发展


以数据形态存在的资源是可复用的,且越利用价值会越大,不同于消耗型的资源,必须通过博弈获取。


王文京说:“To C 互联网的崛起,诞生了以 BAT 为代表的世界级公司,To B 互联网或者产业互联网的崛起也将诞生一批伟大的企业。”


政策的牵引力、客户的创新力和厂商的自驱力,正在推动整个社会走向线上。


数字化也不再神秘,它其实就是真真实实的业务。这种变化正让所有人个体可以感知,一起跟随着变化。

关键时间点


文章前面提到了 SaaS 行业发展至今的五个阶段,这里面有几个关键的时间点:


第一个时间点,2004 年,非典之后,中国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软件租赁」概念的互联网产品

第二个时间点,2008 年,云计算概念全面进入中国,在第一波 SaaS 走向谷底之时,云计算“拯救”了 SaaS 行业;

第三个时间点,2011 年,基础 IaaS 的成熟和 3G、移动终端的普及,新一波 SaaS 创业热潮再起,这里面还伴随着双创时代;

第四个时间点,2017 年,资本热情减退,SaaS 创业进入低潮,到 2018 年下半年腾讯调整组织架构,行业才再次热起来

第五个时间点,2020 年,疫情对在线化的加速,缩短了行业的进程。

时间点到了


“时间点到了”,这是今年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的确,结合前文所述,你会发现经历了 20 年之久的变化,四个不同群体的变化,SaaS——或者说数字化的时间点真的到了。


如果对应着看一下文章开头我提到To C 互联网崛起的四大因素,SaaS 也同样具备了崛起的四大因素:


底层技术和工具的普及,让创业公司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开始创业,聚焦客户价值;


各种各样的 SaaS 应用林立


客户的成熟,他们从早期的不屑,到后来的试探,再到现在的追逐;


十四五「数字中国」政策的推动和引导。


前几天,一位老友翻出了我们在六年前举办的 SaaS 春季论坛的照片,那次大会的主题是“小时代,大未来”。或许 SaaS 代表一个小时代,但它却推动着中国数字化的大未来。


    本文作者:牛透社 责任编辑:牛透社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新闻
  • 崔强
    企业认证
    企业认证
  • 155篇

    文章总数

    157.57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