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 PaaS ,白话版 PaaS

    2019-11-29 12:31 耀东 lv Created with Sketch.
    5,96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牛透社”(ID:Neuters),作者 李耀东。


11月22日,杭州白马湖国际会展中心,崔牛会年会一年一度的辩论赛激烈争辩了一个问题:SaaS 企业应不应该做 PaaS。没有到现场,也没有听完整的辩论直播,在崔牛会三点钟的群里阅读了大家的讨论以及主持人陈政的发言,相对 PaaS 这个名词说一点我的理解。

 1.jpg

文章的题目叫“漫谈”,自然不是严格意义的 TMT 行业对 PaaS 的定义;更不是 ICT 行业要做的底层的技术栈和框架,而是用通俗的语言(不够严谨,有写举例的不恰当;但不影响理解。)表达一下和 PaaS 相关的一些事实与疑惑。不是大家,也不是阿里、腾讯的技术大牛,也只能漫谈一下,如果能引发更多的讨论更好了。

不过,文初为了更好地表达 PaaS 的内容,要解释几个其它的概念和一个事实过程,所以第一和第二部分略微与 PaaS 不相关,但是不阅读影响理解。另外,假设了阅读者都是经历了软件行业发展的,或者从业者,对于软件的架构体系熟悉,这部分很技术的内容也略过。以下内容也和崔牛会的辩论赛无关,我没有听到辩论赛的全部;从自由辩论的后半段开始到结束,不能说全部理解了辩论选手说表达的意思,尤其没有听到一辩的立论。

请允许我先引用《云攻略》中,马克·贝尼奥夫对他心中的 SaaS 描述

商业软件正在向新的方向发展,我从中看到了机遇。我的设想是购买软件的过程变得方便,更易使用,更人性化,不需要复杂的安装、维护,也不需要经常升级。如果公司购买数百万美元的传统软件包,要花费6-18个月的时间来安装,而且在硬件和网络设备方面也投资巨大,我们不如不卖这种软件,而将软件作为一种服务来销售,即所谓的云计算模式。公司可以按人头和月数来购买所使用的服务,这些服务布置在云端,通过互联网即可使用。

如果我们来为客户托管应用,将互联网作为一个发布平台,客户在安装程序时不会干扰正常业务。软件是以网站的形式出现,他们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通过任何设备来访问,而且服务是全天候的。这个模式让软件变得和水电气很相似,只需要每月缴纳固定的费用即可享受服务。如果客户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够运行其商业应用,那么他们肯定愿意为该服务支付包月费用。

这种业务模式似乎已为大众所熟知。现在我们把它称为按需服务(ondemand)、软件即服务(SaaS)、多重租赁(multitenant)或者云计算。事实上,尼古拉- 卡尔已经写了两本宣传这种理念的畅销书,他是《哈佛商业评论》前执行主编,也是IT 业界最有影响力的智囊之一。卡尔甚至认为云计算将产生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应,就如一百多年前,企业开始选择电网提供的电力,而不是自己发电。

01 来自一支步枪的商业结果

今天的商业环境和人类分工协作的体系来自两个人:弗雷德里 · 泰罗(Frederick Winslow Taylor,1856—1915)和亨利·福特(Henry · Ford,1863年7月30日—1947年4月8日)。泰罗,通过秒表计时的方式,对工人岗位的工作进行了规范,研究出了“标准操作方法“;福特,参考了美国内战时期步枪的生产,对福特汽车进行了分工,创造出了”流水线“。他们一个从个体技能出发,一个从现代工厂的整体出发,建立了现在商业的基础流水线工人作业的科学方法。

自此,分工和协作成为商业的主流;各个独立的职能在公司体制中酝酿产生,创造了今天丰富的职业体系、供应链体系等。

02 计算机的产生

艾伦·麦席森·图灵( Alan Mathison Turing,1912年6月23日—1954年6月7日),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被称为计算机科学之父,百度百科的开头这样描述图灵。

提到计算机必提图灵,他创造了第一台“通用计算”能力的机器。后来,制造通用计算能力的机器成为核心的研究方向,采用冯·诺伊曼体系,莫克利(JohnW · Mauchly)和艾克特(J · PresperEckert)于1946年在美国陆军的资助下研制了第一台计算机:ENIAC。

计算机产生之后,操作系统、文档处理工具、图形引擎、中间件平台等产生的一系列软件都基于通用计算的逻辑,提供了属于数字世界的通用“计算”能力或平台服务。

通用计算和分工协作,构筑了今天数字世界的核心逻辑;云时代,更是不同类型的服务商通过独立的服务能力,又通过彼此之间的 API 调用(服务能力的调用)连成了一张网。

03 互联网和企业内域网

广域网和局域网,这是在我读书的时候非常普遍的名词。而,关于广域网的研究在上个世界九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中,比较少;大部分编程都是面向局域网的。这是一个历史发展的阶段。现在已经消失的 Novell 公司,是当年响当当的局域网服务的统治者。

互联网,是广域网,也缔造了思科公司。和互联网一样,移动网络的诞生就是广域网。iPhone 的诞生如果标志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那么,是广域网成为主流的时代的到来。今天,5G 非常火爆,假设 5G 的实现所有的笔记本电脑 / 工业机器人机器手臂都内置了 5G esim 卡,能独立上网,今天的企业级服务 / 工业生产将会怎么样。

Novell 公司已经倒闭了。然,建立在局域网思想的企业级服务和企业级软件并没有彻底摆脱企业内域网的思维,还在挣扎。从业者的思维依然处于一个“混沌”的胶着状态,游离在广域网和局域网的思维之间。

如果说中间件是企业内域网开发思维下给工程师使用的快速开发工具,那么, PaaS 就是广域网环境下提供了运营环境和开发能力集成的服务系统。PaaS 是一种能力,是一种综合服务的体现,而不仅仅是高效的开发工具。

SaaS ,在开篇引用的贝尼奥夫《云攻略》中对它的设想是“这些服务布置在云端,通过互联网即可使用。如果我们来为客户托管应用,将互联网作为一个发布平台”。SaaS,是基于广域网的互联网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必然是 SaaS 完完全全地替代“ Software ”成为主流;这是趋势和未来。

PaaS 是 SaaS 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对 SaaS 能力的逻辑抽象和标准服务平台;如果形象的说那么 PaaS 就是广域网环境下的中间件,当然中间件平台并不能表达 PaaS 具备应用运营的能力( PaaS 是基础的应用运行环境,是独立的服务;不仅仅是为开发者提供高效开发的中间件。),这个说法仅仅是打个比方让那些还在 Software 思维的人听得懂。

SaaS / PaaS 、云计算( cloud computing ) 、以及 Cloud Native ( 云原生,参见 : cncf.io  )都是广域网环境下对企业级服务定义的新名词。随着时代的变迁,会更新很多新的服务,创造很多新的名词;互联网环境下的企业级服务,也正在逐渐迎来在广域网思维模式下的企业级服务领域重新定义的各种新词汇。

类似的概念经历了几次迭代,有很多早起发展的概念已经消失,例如:Sun 公司提到的瘦客户机和 IBM 提到过的按需计算( On-demand computing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些还会混淆在我们的表述体系中,但是它们真的不妨碍未来的到来。

04 中国商业环境的现实

我们的商业环境如此的糟糕,以至于我们的工业化生产具备了 Foctory 形式的工厂都“很少”;福建、广州、浙江的很多区域经济生产都是作坊式的,以村镇为生产单位的家庭式生产。这样的生产作坊是不需要现代化流水线机器的,更不用说企业级管理软件。

很幸运的事,是阿里巴巴诞生了;这家庞然大物依靠它在供应链的优势地位开始主宰生产制造的变革;天猫 CEO 蒋凡刚刚宣布通过 C2M 的模式将三年改造一万家制造类企业,为这些企业带来智能制造。

今天的商业环境,从诞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技术工人的命运,也造就了工厂的标准化、流水线生产的模式。这是大规模生产的基础。中国迈过了第一代草莽的生产制造,开始做供给侧改革的时候,生产端的改革是从作坊到 Foctory 的变化。

只有具备了 Foctory 的工厂越来越多,中国企业级软件服务商的路才会越走越宽。改变和提升今天中国的商业环境,从改变制造业的结构开始,这件事儿我佩服阿里巴巴为中国商业所做的努力。

中国企业没有欧美完善的企业外部环境和基于企业管理理念的 MBA 体系培养管理者,中国企业还在快速的成长,它们会不断的迭代和变化自己。未来的路是怎么样的我们不知道,这条演化之路会迅速和持久。

05 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以及各种云

首先说一下,阿里云的首席科学家、阿里云的创建者王坚博士已经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和各种云,为今天的 SaaS 服务商提供了底层的基础云服务能力,以及基于云服务之上的 PaaS 服务能力。

为什么云服务商要构建 PaaS 能力,而不是让应用开发商自己在云上搭建自己的各种服务能力呢。这个前面说过了,计算机的产生就是在做通用平台的过程,云服务商能够将一个标准的服务实现一次供所有服务商使用这也是最经济的计算能力的使用。

云服务商会构建各种的标准化服务能力,以及标准化运维能力。PaaS 就是云时代的操作系统(类似 Windows ),任何应用服务商都不会直接去驱动物理层的云硬件,通过 PaaS 的 API 接口,任何应用服务商都能轻松的驱动、管理云的物理层。

1999年,Salesforce 诞生的时候, SaaS 软件服务商要自己租赁机房,搭建属于自己的计算环境和运维体系;随着 AWS 的崛起, Salesforce 将自己的 SaaS 服务能力搬迁到了 AWS 上;再后来,2007年, Salesforce 在其创始人帕克的带领下创造了 PaaS 服务平台。这是 SaaS 服务商第一次集成和抽象标准化的服务能力形成标准化服务的输出。这套 PaaS 也部署在 AWS 云服务之上。

王文京表达过用友自己不会搭建 IaaS 层的服务,今天用友的云服务跑在阿里云上。用友已经搭建了属于自己的 PaaS 层能力和服务支撑体系。金蝶的徐少春用锤子砸了过去,迎来了金蝶的云时代变革。

随着基础服务提供能力的提升, SaaS 服务商在面临一个越来越好的外部环境。甚至,2007年第一次 Salesforce 提供了 PaaS 时候的部分需要 SaaS 服务商开发的能力,都已经有云厂商提供了。

这里要毫不吝啬的称赞一下阿里云,是我目前使用的云服务中最好的,但是是真正的云服务而不是去云服务商哪里租赁几台主机。

06 SaaS/PaaS 是运营商类业务

什么是运营商类业务 ?为什么 SaaS / PaaS 是运营商类业务 ?

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被我们誉为中国三大运营商。作为消费者,我们只需要从运营商哪里购买一个 sim卡,然后按月缴纳月租即可。运营商的网络建设、运维服务,和运营体系(如:客服)等,作为消费者我们都不需要关心;且运营商要提供 7×24小时的不间断服务。如果断网了、电话不同,我们会立刻投诉运营商。节假日,运营商都要提供节假日加班,以保证消费者假期的体验和平时一致;甚至重大节日或者会议期间,运营商要配置额外的服务能力以保证不断网不掉线。

提供一个简单的交易界面和交易服务的形式,其它的所有复杂的服务和建设都有运营商搞定,对消费者透明。这就是运营商。

贝尼奥夫在《云攻略》中说:不需要复杂的安装、维护,也不需要经常升级。如果公司购买数百万美元的传统软件包,要花费6-18个月的时间来安装,而且在硬件和网络设备方面也投资巨大……就如一百多年前,企业开始选择电网提供的电力,而不是自己发电。。

两个不需要表达了 SaaS 的特点:企业只需要购买服务,且是按月或者按年,软件系统就能使用和满足企业的需要。

这个表达是多么美好和多么理想;然,现在这是事实。

SaaS 通过标准化服务和配置,满足了大多数企业具备共性的需求;企业需要适应 SaaS 系统,以便于更好的让 SaaS 系统发挥作用。

现实中,国内的企业管理能力薄弱,且正在高速成长和演化过程中,不确定性很高。

贝尼奥夫《云攻略》,P.109 超越技术范式

我们公司所做出的最关键的决定之一是将代码提供出来,让其它公司创建他们自己补充的在线服务。这一成为平台或是互联网操作系统(就如同Windows 操作系统与个人电脑的关系一样)的创意,使得每个人都能开发在线应用,并让我们吸引到了更多的客户。这就是我们公司成长的秘诀。

 

建立平台能够解决我们存在的更大问题:客户要求更多的应用,而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做这一切。此外,我们知道外部开发者急需一个更好的创建应用的方式。这一过程确实非常痛苦,对于创建 salesforce.com 所做的艰难工作,我还是历历在目。需要作出许多决定和购买:网络设备、存储系统、数据库、开源数据库和数据中心等。而这仅仅是启动阶级的软件选择。接下来,我们必须开发软件,确保其能够运行于多语言环境和多种设备。之后,还得设法解决技术问题,例如身份验证和可用性。

这是贝尼奥夫写到的关于创建 PaaS 的理由。正如,SaaS 是给企业提供了一个运营商服务,企业的某个业务能直接通过一个账号来付费使用某种能力,那么,PaaS 就是提供给“应用开发者”的运营商能力。

PaaS 是 Salesforce 能力的延伸;通过 PaaS ,Salesforce 提出了一个计划 Trailhead 让更多的开发者和顾问能通过 Salesforce 服务他们的客户。“客户要求更多的应用,而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做这一切。”,这是任何应用类服务商都会面临的困境,尤其你在成为行业主导者的时候。

这里有一个先后次序,是 Salesforce 先将 Force 和 Salesforce 整合对外标准化输出了能力;再建立了 Trailhead 体系,让更多的服务者通过 Salesforce 的公共平台对外提供服务能力。曾经在崔牛会举办的一次 Salesforce 在上海讲解发展历程的互动,提到了 Salesforce 应用市场的威力,这些应用市场的产品都是基于 Salesforce PaaS 能力开发的。每一个购买了应用市场产品的客户都间接的调用了 PaaS 服务。

分工和协作,是一对孪生体。PaaS 让技术服务的专业服务商和行业解决方案的专业服务商,在各自分工的基础上建立了协作关系。不会有一个公司会承载和掌握来自泰罗和福特所创造的职业分工体系中所有的门类,也不会有人为了写一本书去开发一个办公文档套件。

国内很多 SaaS / PaaS 服务商是不合格的;这是事实。他们的计费系统很不完善,节假日也没有人值班,甚至双十一 400电话都无人接听等等,但是不妨碍我们坚信一个基本事实 :PaaS 是未来商业的基础能力。

我们的团队来自运营商,我们接受了 SaaS 的理念,系统架构和业务体系搭建以及服务能力的流程构建都是按照运营商模型搭建的。甚至于,提供每个客户的客户的 400电话都是我们的服务电话,而不需要我们的客户独立提供系统问题的解答。客户采购我们的服务,符合他们的要求后,后续关于这个系统所有的服务都是我们的,不需要客户提醒不需要客户额外付费。

如何让国内的服务商合格,这不是我们今天这篇漫谈要解答的问题。

07 回答一个问题:SaaS 服务商是否要建 PaaS

要吗?答案其实贝尼奥夫已经给出了,SaaS 行业的龙头企业会建自己的 PaaS ,这是协作和分工的必然,也是通用计算能力发展的诉求;带来的是整个行业的低成本和高效能。由于,有些行业本身就过于标准,如:收银的 POS ,SaaS 完全能够解决的地方,PaaS 就是画蛇添足。

曾经的 PaaS ( 即:十年前关于 PaaS 的文章 )由于云服务能力的不完善,应用服务商被迫做了一些自己不擅长的配套以满足 PaaS 的交付。今天,Cloud Native 已经从底层解决了那些需要 PaaS 服务商做的物理层的服务。这就是阿里云、腾讯云的价值所在;但并不意味着阿里云和腾讯云会吃掉所有的 PaaS 服务能力。腾讯企业微信团队更开放,各种场合明确的说企业微信不会搭建自己的某些能力,由合作伙伴提供。

HR、CRM、SCM ……,各个行业都会有各个行业的领域龙头。这些应用服务商更明白行业的诉求和行业的内在逻辑;抽象行业模型是构建 PaaS 的基础。抽象行业逻辑,他们更擅长,而不是云服务商。当然,这些 PaaS 会运营在云服务商的物理环境中,甚至对接了云服务商提供的某些 PaaS 能力。

PaaS 在早期和今天含义有了一些不同,减少了业务逻辑之外的服务,更专注于解决行业和产业分工带来的专业领域问题,将这些专业问题抽象成一个又一个底层的服务能力,这是整个社会成本的节约和效能的提升。

HR、CRM、SCM……,这些独立的具备行业特征的服务在公司体系中是需要一个整体的数据流、审批流、决策流等等,这些系统之间也需要连接互通。通过每个系统提供的 PaaS 能力,这些孤立的系统进行了很好的连接。

云服务商建立了基于云的 PaaS ,腾讯建立了基于微信生态的用户身份画像的 PaaS ,阿里建立了基于商业交易生态的 PaaS ,北森提供了解决人力资源行业的 PaaS , 销售易和纷享销客连接了客户关系的 PaaS …… 不同生态的 PaaS 彼此连接就产生了基于广域网环境下的企业级服务,以及这个企业级服务的社会化形态。

曾鸣教授提到“点线面体”。每一个行业的 PaaS ,某种类型的 PaaS ,在未来 5G、6G 的互联网环境中,是面,是赋能给 SaaS 一条条线的,企业作为一个个的点在这张网中;这就是社会这个体的综合。是很多 PaaS 服务商构建了整个商业社会的数字化模型( Digital Twin ),而不是一个服务商建立了所有的数字化模型。

今天,标准化的 SaaS 在中国有生存空间;提供非标准化服务的 PaaS 在中国可能更有生存空间,连接开发者,为商业变革中快速演进的中国企业提供“不断迭代满足这些企业性状”的服务,才是对中国商业的贡献。

PaaS 是否要像 SaaS 一样显性的表达给客户,让客户周知;从现在 Salesforce 做法来看,不一定呀。PaaS 在后台稳定的提供服务就好了;客户需要要的也是一个个基础的能力,不需要看到 PaaS 。

建立平台能够解决我们存在的更大问题:客户要求更多的应用,而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做这一切。此外,我们知道外部开发者急需一个更好的创建应用的方式。这一过程确实非常痛苦,对于创建 salesforce.com 所做的艰难工作,我还是历历在目。需要作出许多决定和购买:网络设备、存储系统、数据库、开源数据库和数据中心等。

贝尼奥夫说的很清楚 PaaS 是给开发者提供的平台;满足客户多样性的应用需求。

08 滚滚车轮向前看

本着不发明新的名词的原则,交流了一下 PaaS 的种种。车轮滚滚向前看,PaaS 是技术服务商在互联网时代给基础能力平台的一个表达;云原生( Cloud Native  :cncf.io )已经被定义,新的技术时代完全的云时代,会有一套新的配合上时代的名次被创造、发明,成为符合时代的词汇。新旧交替的时代,历史将记住过去,然未来才是真的价值所在。

讨论 PaaS 与否,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也未必。看准趋势,笃定信念,大步流星的走过时代给我们打开的大门,这才是正确的姿势。企业,没有资源充足的时候,没有最佳状态,变化的宇宙告诉我们变化才是永恒的真理。

今天,什么是趋势,中国的商业环境需要怎么样的企业服务提供商,有什么价值洼地还没有被挖掘,如果明天融资到位我的企业能否成为行业的霸主,…… ,还有更多切实的命题等待各位 CEO 去解决;纠结在做与不做上是不是太浪费了。

崔牛会发展几年,为行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从五年前的懵懂,到今天的坚持,崔强在中国企业服务领域坚持着。每一个 CEO 都能像崔强一样坚持,为你所在的行业、产业链做一点自己的贡献,那就是今天的也是未来的价值。

未来,已经开启,在移动互联网( Mobile Internet )、云原生时代长大的一代他们会将符合时代的企业级服务做的更好。崔强和各位 CEO 都在和年轻人一起共创的道路上,能越做越好,越走越远;这就是中国企业级服务之福!

我们无愧于时代;我们无愧于当下!

    本文作者:耀东 责任编辑:牛透社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耀东
    耀东
    个人认证
    lv Created with Sketch.
  • 10篇

    文章总数

    8.13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