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未来组织进化图谱:有生命的智能协同体

    2019-08-27 13:53 牛透社 lv Created with Sketch.
    3,822

未来组织是什么样子的?

可能是嘀嗒出行这样的创业团队,人数不多、快速敏捷;

可能是东方希望这样的制造业巨擘,年产值突破千亿元、近3万名员工;

可能是复星集团这样的跨国企业,200多家公司、7万多名员工;

可能是云尚制片一的剧组,临时组建,几百到数千人不等;

可能是洛可可的洛钉钉平台,4万多名设计师实现网络协同;

可能是混沌大学这样没有围墙的互联网创新大学,数十万名学员遍布各地……

无论是创新企业还是传统企业,无论是人员精干的创业团队还是上百万人的协同组织,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数字化时代的领军者。而这一切,与阿里巴巴的钉钉密不可分。

8月27日,钉钉在杭州举办未来组织大会披露最新数据,至2019年6月30日,钉钉用户数突破两亿,企业组织数突破1000万家,全球最大规模的数字化转型正在中国上演。

公司无疑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发明,从第一家公司诞生至今,已有400余年历史。这种重要的组织形式为人类的商业文明、科技进步做出了突出贡献。

但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数字化时代来临,类似公司这样的组织形式面临着重新解构。未来的商业组织形式未必一定是公司,或者说公司也将顺应数字化潮流,重新构建出符合时代意义的组织形式和管理方式。

1.jpg

(复星集团全球合伙人、首席信息官梁剑峰分享。)

譬如复星集团,7万多名员工实时在线,生态体系遍布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样一个庞大的体系,在钉钉上打破了组织的边界,不再让部门的分割造成企业业务的分块和管理的割裂,从而实现了非常扁平的管理体系。

复星集团全球合伙人、首席信息官梁剑峰说,“我们强调的是‘每个员工都属于企业和组织,而不是属于你的上级’,所以如果需要的话,每一个员工都可以直接找到我们每一个管理层甚至包括我们郭总(郭广昌)来进行沟通和项目推进,只需要在沟通中保持和中间管理人员的信息同步和透明即可。”

郭广昌曾说他有一半时间都在用钉钉,他的工作离不开钉钉。“我们有很多钉钉工作群,任何时候任何人有个想法,想发起讨论沟通的话,都可以随时把我拉进群。”

梁剑峰眼中,数字化的复星已经不是一个公司,而是“永不毕业的大学”,每个人都能在这里得到成长。

“有钉钉的支持,不断推动我们组织、员工、客户、产品和服务的不断线上化、数字化和智能化,我们组织总有一天会实现我们当初预期的目标那样,成为一个‘去中心化的智慧生命体’,那时候每个员工都是我们的企业家,整个组织不再依赖于一到两个管理者,而是自发地进行组织和进化。”梁剑峰说。

2.jpg

(云尚制片董事长、灵河文化创始人白一骢分享。)

云尚制片董事长、灵河文化创始人白一骢则从另外一个角度解读了未来组织的进化方向。影视制作行业相对特殊,几百人甚至几千人在短暂的几个月里临时凑到一起来完成制作工作,对于这样的工作属性来说,协同和沟通效率尤为重要,但协调也始终是极其困难的。

“剧组有着浓郁的江湖气息,以爷、哥、姐为通用称呼,一般一个部门的员工,大多是这个部门的哥或姐带来的。”白一骢说,在以往,剧组信息的上行下达,就是靠喊和吼。更为关键的是,这样的剧组经常涉及到数以亿计的预算。这样临时搭建的组织,人财物事的管理交织在一起,常常会让人崩溃。

基于钉钉的云尚制片,把几乎不可能改变的行业问题,给出了近乎完美的解决方案,让剧组这种任务目标型临时组织实现了数字化管理。白一骢认为这是所有剧组团队的福利,“这让我们浪费的时间有机会追回,让我们消耗的热情能再度凝聚。” 

3.jpg

(东方希望首席信息官黄兴胜分享。)

有一种企业发展的宿命论认为,传统企业向数字化转型更为艰难。东方希望打破了这种宿命论。东方希望首席信息官黄兴胜说,“任何软件都是管理思想的体现。如果你自己的企业都没有自己的管理思想和核心价值,仅想依靠软件去解决管理问题,实现企业目标,那多半是白花钱。”

黄兴胜举了一个真实的例子,“我们的同行,某大型制造业花了9000万购买某知名公司的软件系统和配套的传感器、仪器仪表,据了解并未完全达成期初设计的目标,而我们基于钉钉开发,只花了不到90万就达成了设计的管理目标。”

三年时间,东方希望实现了80%以上业务线上化,在钉钉平台的移动应用已经突破45个,每个业务板块基本实现闭环移动管理。借助钉钉平台,实现了组织扁平化,从原来7级管理简化为不超过4级管理体系。

“好的东西不一定那么贵。普惠时代,降本增效,打破数字化建设成本畸高的成见,让每个企业都会用、用得起,这不仅是趋势和使命,也是我们触手可及的事实。”黄兴胜说,钉钉不只是阿里的钉钉,也不只是东方希望的钉钉,是大家的钉钉。钉钉给人无限想象的空间,未来的钉钉是一个生态的协同,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实现万人万物万企的大协同。 

4.jpg

(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总裁李毅超分享。)

洛可可这样的创新设计集团,最看重的是激发创造力,实现敏捷创新。洛可可与钉钉合作打造的“洛钉钉”,实现了4万余名注册设计师的组织在线化。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总裁李毅超说,“数字化转型的根本是管理思想的变革:别人把钉钉当工具,我们把钉钉当器官。大家在一个平台上沟通,专注于协同、专注于信息的共享,让组织变得更简单、高效、透明,从而实现组织的敏捷创新,让每个人的聪明才智和创造力都爆发出来。”

5.jpg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产品副总裁朱敏分享。)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产品副总裁朱敏曾经因为误解坚决反对用钉钉。但在用上之后他爱不释手,成了重度用户。由此引发了他管理理念的改变,他开始反思组织的核心任务到底是什么?

“组织的核心任务是创造用户价值,用户第一,诸神退位。组织没价值,对员工又有什么意义呢?当你从用户价值来思考这个问题,钉钉被某些人误解的‘已读未读’、‘DING功能’就不是什么压力,而是组织面对市场压力的自我革命。”朱敏说。

6.jpg

(芬尼科技创始人、混沌大学广州分社社长宗毅分享。)

混沌大学,没有围墙的互联网创新大学,已经凸显未来组织的气质。芬尼科技创始人、混沌大学广州分社社长宗毅在钉钉上搭建了3500多名学员的组织,没有围墙的大学也没有了地理时空的间隔,或者说是另一种意义的“永不毕业的大学”,这所大学基于钉钉的组织形态呈现出未来组织蓬勃生命力。

7.jpg

(钉钉CEO无招说,钉钉让组织成为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智能协同时代到来。)

未来组织是什么样子的?此次钉钉未来组织大会展示的这些优秀企业组织已经给出了答案。诚如钉钉CEO无招所言,就像电影《阿凡达》中的纳美人,只需将自己辫子上的触角和其他万物生灵连接,就可以互相感应和沟通,无论是动物还是树木。这就形成了一个互相连接协同的生态系统,整个生态系统就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钉钉也让组织成了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提供了一个生态“协同场”,所有的人与人、人与物、人与事,各种流程都能够在这个“协同场”里很好地协同,自适应、自进化,成为一个有生命的智能协同体。

    本文作者:牛透社 本文来源:牛透社
声明:本文由入驻牛透社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牛透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新闻
  • 牛透社
    牛透社
    个人认证
    lv Created with Sketch.
  • 379篇

    文章总数

    217.05万

    文章总浏览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